“绿色”始终是汽车电子发展的原动力——专访飞思卡尔半导体(中国)汽车电子工程经理康晓敦(2)

分享到:

      作为汽车芯片市场的早期进入者和创新者,飞思卡尔先前一直遥遥领先于其主要竞争对手。飞思卡尔目前遭遇重大挫折,究其原因,是因为相对于英飞凌和其他竞争对手,飞思卡尔的更多收入来自于美国汽车电子市场,而美国是最先受到全球经济危机冲击的国家。

      “实际上我们在全球有一定影响,国内也有一点点影响,但是影响不大。”谈到经济危机,康晓敦的表情不免变得有些沉重,但同时也表达出了对中国市场的信心,“去年Q4和今年1、2月份有一定的影响,但是从3月份开始我们反倒看到,相对于其他国家和地区,在国内的增长还是非常好和快的。”

      康告诉EEWORLD记者,中国的汽车市场很大,但相对于公司网络、无线通讯等业务在国内取得的业绩,飞思卡尔的汽车电子方面在国内占得份额还不是很大,然而汽车业务的增长速度是喜人的,基本保持在30%以上。

      事实上,飞思卡尔并非是个案,几乎所有的汽车芯片厂商在2008年都遭遇收入下滑。而一些业内分析机构也表示,汽车业的恢复恐怕要等到2010年。也有业内人士指出,尽管短期前景黯淡;但是,汽车产业要满足未来在环保和安全方面的要求,唯一现实的途径是通过增加汽车电子的普及率。中长期来看,汽车芯片厂商还是有非常多的市场机会。

      康晓敦向记者揭示了汽车半导体厂商在国内营业并不是很大的原因。他表示,国内汽车厂商总产量是很大的,但是由于在在国内生产的汽车很多都是合资品牌,而其中的控制单元芯片又存在着几种渠道。一种是整个模块的进口,其中的半导体元件自然也是在国外采购的;另一种是在国内完成组装,但实际上芯片却是直接从国外进行采购的。

      1/3的模块进口,1/3模块在国内组装,但芯片是在国外采购,导致了整个汽车半导体从国内采购的份额并不大。“其他公司一样如此,没有像整车那么大,汽车娱乐等方面相对大一些。”在发动机控制方面,飞思卡尔的市场份额占到了50%以上,但据康晓敦透露,绝大部分都是在国外直接进口。

      而美国汽车业受到严重的冲击,飞思卡尔是否将重心转移到中国呢?康认为还不能这么说,他用“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来形容目前公司汽车业务的比重。“飞思卡尔是美国公司,北美业务还是占到非常大的一块,大约在1/3,而中国只能占到不到1/10。”

继续阅读
BOE(京东方)携手宝马汽车带来智慧出行新体验

10月22日,“京东方创新日”走进宝马中国(BMW),全方位展示了增强现实HUD、智慧视窗、智能后视镜,以及柔性OLED技术、Mini LED、BD Cell、反射型LCD技术在汽车领域的创新应用,为人们带来更加安全舒适的智慧出行体验。

日本电子元件巨头TDK已申请华为供货许可

日经新闻报道,围绕美国商务部对华为的半导体出口限制,日本电子元件巨头TDK已递交出口许可申请。

新能源汽车:欧洲销量爆发和在国内流行或将不远

受 2020 年上半年疫情影响,全球消费萎靡不振,车市也长期处于低迷状态,而近期欧洲新能源汽车销量却异军突起,一举成为全球第一大新能源汽车市场。

代工手机VS代工汽车 郭台铭的“造车梦”能续吗?

以电动汽车闻名的比亚迪,最近因成为苹果新iPad的代工方而被带火了一把。有机构预测,2020年全年由比亚迪代工制造的iPad,出货量将有望突破500万台,仅此单项营收或达100亿元,2021年出货量则有望突破2000多万台,营收或超400亿元。

融合汽车和芯片两大产业,中国汽车芯片产业创新战略联盟成立

9月19日,由国家科技部、工信部共同支持,国家新能源汽车技术创新中心(简称“国创中心”)作为国家共性技术创新平台牵头发起的“中国汽车芯片产业创新战略联盟”(简称“中国汽车芯片创新联盟”)在北京正式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