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飞思卡尔能否逆风飞扬?

分享到:

           即便飞思卡尔已宣布其2009年第一季度销售额急剧下滑且在更大范围内连续经营亏损,但该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RichBeyer仍信心满满地表示:公司目前的情况比预期要好,飞思卡尔最终将克服巨额债务周转成本(servicingcost)和全球经济疲软所带来的重重压力。

    飞思卡尔是一家从摩托罗拉独立出来由一组私人股本投资者所持有的模拟、汽车、网络和多元化IC供应商。飞思卡尔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Beyer表示,一旦去年所采取的削减成本措施开始生效,飞思卡尔终将在电子行业内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Beyer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正在着手进行的重组行动比原计划要早,我们相信我们不仅能在这场金融危机中生存下来而且还将比许多竞争对手做得更好”。    

    Beyer表示,公司的确有些事让他彻夜难眠。Beyer对全球经济不景气对整个电子行业销售额的负面影响表示担心,他同样还担心飞思卡尔的资金流动问题,截止2009年第一季度末飞思卡尔的长期债务达75亿美元。    

    “很难预测经济何时触底反弹,我自然也很关心资金流动,”Beyer表示。“但是,我们相信飞思卡尔的收入将会稳定下来并且我们有信心在短时间内改善情况。    

    飞思卡尔会不会朝着Beyer预期的方向发展,最终将由时间来检验。但现在,Beyer仍然相信其公司正在采取必要的措施应对金融危机对公司运营造成的影响。    

    飞思卡尔最近采取的行动包括关闭一家在日本的生产车间和另外一家在法国的生产车间。虽然重组将涉及到遣散和其他工厂关闭费用而导致更高额的现金支出,但该公司认为这样将大大降低其整体经营成本。    

    从好的方面来看,该公司今年第一季度所进行的最近一次债务转换(debtswap)结清了公司的一大批长期债务,到2009年第一季度末飞思卡尔的长期债务已由2008年底的96亿下降至75亿美元。由此每年的利息开支将大幅下降至1.4亿美元,并且在2009年第二季度期间发挥积极作用。    

    飞思卡尔2009年第一季度的现金和短期证券也略有增长,从2008年第四季度的13.9亿上升到了14.2亿。虽然资金流动性的改善看似微不足道,但对该公司而言仅仅设法停止现金流失就已经是一个重大成绩,特别是在销售业绩负增长这一期间。    

    “在当前艰难的经济环境背景下,我们已经做得很好了,”Beyer表示。“我相信我们现在正在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公司在许多产品领域市场所占有的领导地位给了我极大的鼓励。    

    可能情况看来仍于飞思卡尔不利。其2009第一季度销售额较去年同期下降了40%以上,较前一季度下降了10%。预期其2009第二季度的销售额将继续持平,至少要到第三季才有增长的可能。    

    此外,虽然其长期债务已经下降到近100亿美元,但75亿美元的债务周转成本仍然很庞大,相当于每年几亿,用于为该公司打入于核心市场以及进行其他研究和开发提供资金。此外,因资本市场仍处于动荡,飞思卡尔在短时间内可能没办法通过对大众出售股票来削减债务。    

    Beyer指出公司销售稳定以及财政状况有所改善,并以此为主要依据坚信飞思卡尔最终将让那些消极预测不攻自破。Beyer表示,飞思卡尔第一季度的销售业绩的确要略高于其内部销售预测,这是公司业绩改善的早期迹象。“我们第一季度销售收入的下降幅度比预期要低并且订单趋于稳定。我们没有看到很明显的改善,但情况稳定也不错。”

继续阅读
华为哈勃投资半导体激光器芯片研发企业源杰半导体

近日,企查查显示,哈勃科技投资有限公司新增对外投资。哈勃科技投资有限公司投资陕西源杰半导体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源杰半导体”)。

TCL:从手机、彩电制造商,到半导体显示业的重要支柱

2019年4月,TCL决定从多元化转为专业化经营,正式剥离消费电子、家电等终端产品业务,重组为“TCL科技集团”,仅保留半导体显示产业、产业金融及投资和翰林汇O2O业务。

上万家企业转战半导体浪潮背后的“暗流”

在楼下大妈都是无“芯”不谈的时代,众多企业转战半导体的“剧本”正在全面上演。

悬在中国半导体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卡脖子光刻机能解决么?

如果不是中兴和华为相继被美国禁令制裁,相信大部分人并不会关心中国半导体产业的状况,而光刻机更成为了热搜名词。

外媒:中国能否成为世界半导体的领导者?

过去二十年来,中国在电子产品的组装、测试和封装领域在半导体行业崭露头角,但目前在半导体集成电路的设计和制造方面处于落后地位,而对集成电路的需求很大。半导体行业每年创造了4000亿美元的全球收入,其本身的经济体量巨大,但该行业同时也推动了电信、计算和汽车行业等不同领域的创新。

精彩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