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欲在上海招揽人才 半导体行业首当其冲

分享到:

  金融危机以来的产业变局正促使“人才战”升温。最新的一个例证是,新加坡政府专程来中国招揽半导体等行业的人才。

  CBN记者获悉,新加坡经济发展局与人力部的联盟组织“联系新加坡”近日正在以上海为核心的华东高校宣讲,为该国半导体、数码、动漫等行业进行推广,招募人力。一位参加了推广活动的上海某著名通信芯片公司工程师称,应募者众。

  猎头名叫新加坡

  “联系新加坡”的主要职责是,吸引国际人才到新加坡工作、投资及生活。它在亚洲、欧洲、北美都设有办事处,在中国聘有北京、上海两个区域主任。

  在前日的一场宣讲会上,该机构带来两名在新加坡工作的中国人。一名来自英飞凌公司,另一名来自高通公司。他们现身说法,大讲在新加坡工作、生活如何美好。

  英飞凌系统与固件开发经理许冰涛说,他15年前便去了新加坡,此前任职IBM中国。他坦陈,在IBM,他当初拿2000多元,当年已是高薪,但新加坡方面大约开出了6倍的数字。

  不过,他说,吸引他的还有新加坡华人社会下的中西文化氛围、全球视野,以及有利于孩子教育的双语体制等。

  “这个多元化社会确实很吸引我,当然我也喜欢尝试新东西,这是一个好玩的国家。”新加坡高通测试工程师高强则如此表示。他刚去两年。

  据“联系新加坡”中国区域主任柯志声介绍,目前几乎所有著名半导体企业都在新加坡设立了研发中心,大约有40家。而且,还有联电、英特尔、特许等14家半导体工厂、20家封装测试工厂。许冰涛表示,从产业群聚效应看,全球还没有哪个区域能像新加坡这样完整而紧密。

  留在中国的理由

  面对国际同行的正面竞争,张汝京们当然不甘心做新加坡半导体企业的“培训机构”。

  中芯CFO吴曼宁坦陈,过去几年,公司确有员工流失,去年英特尔还挖走不少人。但最新的趋势是,他们正从新加坡及其他地方“陆续回来”。

  她说,中芯目前开出的薪水确实不是行业最高,新员工对此确实敏感,但成熟员工、中高层人才的心理并不一样。“高薪越来越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它不太可能一直持续。”吴曼宁说,公司一年来提高了研发的投入,对于人力培养也制定了相关的措施。

  中芯逻辑产品研发主管俎永熙表示,在一个成长型公司获得成就感才最重要。他说,即将迎来10周年的中芯,已是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的主力。

  吴曼宁与俎永熙都是中芯成立之初进来的。他们认为新加坡同行来中国招募,效应已大不如前。背后原因是,中国正成为全球半导体产业转移的中心,市场、研发、生产环节都正处于布局高峰期,对人才的吸纳力度更大。

  “我们也有软实力。”俎永熙说,过去几年,中国地方政府在住房、员工子女入学及其他补贴上均有优惠政策。

  半导体调研机构isuppli高级分析师顾文军则认为,中国半导体产业还没有走出“两头在外”模式,长远看,新加坡的动作,反而是中国的机会,半导体人才应该走出去,然后“反哺”中国。

继续阅读
华为郭平回应芯片库存:手机芯片还在积极寻找办法

9月23日,华为在上海举行2020全联接大会。期间,华为轮值董事长回答了华为芯片库存的问题,他称,9月15日禁令生效当天才把最后一批抓紧入库,具体的储备还在统计过程中。目前To B业务芯片的储备还比较充分,手机芯片还在积极寻找办法。

发改委等四部门:加大5G建设投资,加快关键芯片、高端元器件核心技术攻关

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科技部、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等四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扩大战略性新兴产业投资 培育壮大新增长点增长极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

关于芯片储备、自研,华为的全面回应来了!

9月23日-25日,2020年度华为全联接大会在上海举行,而在此次大会上备受关注的是华为的生存问题。

完善中国半导体产业链,电子级超高纯铝及大型高品质铝合金项目落户浙江宁波

北仑区传媒中心消息显示,近日,年产2000吨电子级超高纯铝及年产3万吨大型高品质铝合金产业化项目正式落户浙江宁波北仑芯港小镇。由于这类产品长期被国外垄断,该项目的实施将填补国内空白,完善中国半导体产业链。

台媒:中美贸易战波及半导体设备厂商,ASML、应用材料前景不明

据台媒digitimes报道,美国对华为的最新禁令已于9月15日正式生效,包括应用材料、ASML在内的半导体设备厂商虽说可望受惠于台积电、三星以及英特尔未来几年加快先进制程的落地以及EUV技术,但美国加大对华为的封锁对其产生的影响仍不可小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