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导体教父张汝京 失败者的9年

分享到:

“愿主保佑大家,一切都会好起来。”

  骤然降温的上海,一向温和儒雅的张汝京温暖地给来访者、也为自己送上祝福,慢慢拉上车门,消失在寒风中。这位“大陆半导体之父”再也不需要清晨第一个赶到张江的办公室,他已离开一手创办的世界半导体巨头——中芯国际。

  11月10日下午,张汝京离职公告发布数小时后,中芯国际再次发出“重磅”公告:与台积电就专利诉讼达成和解,代价是向台积电分期4年支付2亿美元现金并发行新股及授予认股权证,交易完成后台积电将持有中芯国际10%股份。

  股市以大涨回应张汝京辞职,为其执政中芯国际的成败做了定论。中芯国际在香港交易所复盘后,须赔偿台积电2亿美金的中芯国际股票竟然大幅上涨63%。

  “我尽力了。官司让我精疲力竭,对这个结果我也感到失望。”公告当日,张汝京在电话里向媒体坦露感受,有些哽咽。

  这是张汝京内心挣扎的9年时光,在草莽中起家、经历辉煌、周旋于内外交困。当失败的通知单最终送达,他还可以回转到上帝面前,重新获得内心的平安与自由——解脱了。

“半导体之父”
  2000年,被迫将一手创办的世大公司卖给台积电后,张汝京离开台湾,只身来到上海张江,除了卖出股票的钱、芯片技术和二次创业的激情,张汝京手中别无所有。他在浦东张江园区内的一片农田中奠基开建中国第一座八寸芯片厂。

  随着中芯版图由上海扩及北京、天津、成都、武汉以至深圳,不到10年时间内,中芯国际高速发展,成长为中国规模最大、全球第三的芯片厂,在上海、北京、天津等地拥有4座8寸厂、3座12寸厂,并受托运营成都和武汉的12寸厂,2008年开工建设深圳8寸厂。2004年,中芯国际在香港和纽约证券交易所两地上市。

  在半导体行业里,张汝京和中芯国际的崛起近乎神迹。期间,“中国半导体之父”的称号不胫而走。

  在业界,张汝京一直有“办厂能手”的美誉,这自有家族渊源。他的父亲张锡纶是国民政府时期中国炼钢领域颇有名气的人物,曾担任过高雄兵工厂第7所所长。从小就在工厂里玩耍、嬉戏的张汝京对工厂有种莫名的狂热。他在美国德州仪器工作期间,曾负责建立过十多座工厂,分布在各个国家与地区。49岁时,张汝京从德仪早早退休,回到台湾又创办了世大,赶上台湾半导体代工业的黄金年代。

  来到幅员广阔的大陆,这个热爱工厂的人更是固执地投入热情在各地开设一家又一家的工厂。他先后在北京、武汉、深圳等地通过与地方政府的各种合作建立新工厂,完成了大陆的“菱形布局”。尽管公司由于设备折旧等问题而持续产生亏损,张汝京从未停止扩张的脚步。

  激进快速的布局策略让中芯国际的财务报表十分难看。剔除大环境和行业周期因素,业绩如斯,身为CEO的张汝京在战略上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本来,上海的工厂已经开始赢利了,但是其他地方开设的新厂亏得厉害,赢利的部分全用来填新厂的亏损窟窿,搞得大家都很苦。”中层干部黄原(化名)批评说。

  与内地政府关系深厚的张汝京一直被视为“红色台商”。“有时他太急于和地方政府搞好关系,在承诺地方办厂上决定过于随意。”在武汉、成都等地方办厂,张汝京都是一个人拍板做了决定,“这些都让董事会对他有意见。”

一个好人的弱点
  好人,能人,一个很敬业的人。

  这是所有熟悉张汝京的人对他的共同评价。但是,“他有很难逾越的个性弱点。他是一个很出色的技术人才、创业人才,并不适合经营管理一个庞大的企业。”

  张汝京是一个很重情谊的人,公私界限不分让他落下了“任人唯亲”的口实。2000年他来大陆创办中芯之时,一批世大的旧部跟随他来到上海,对这些嫡系,他的个人感情很深,给予很大的权力与信任,即使才德不济之辈,他也宁愿用闲职养着。一有争议,这些人就越级上告到张汝京那里,“他(张汝京)的耳根子很软。这让管理层夹在中间很难做事”。

  虽然数量只是“一小撮”,却在公司内部造成不好的影响。据数位员工透露,中芯某一负责安保的高层是张汝京的亲信之一,“啥事不干,作风很恶劣,我们90%的员工都对他不满,他还把自己的几个儿子、女儿都塞到公司的要职上。要知道,他的薪水是我们这些人的几十倍。”

  另一方面是基层员工的极度不满。中芯国际在行业内一直是员工流失的重灾区。相比同类公司,薪酬、福利、晋升等毫无竞争力,住房、在岗培训类的福利政策受益面很窄。公司内部流传着张汝京的一句名言——“不用怕人走,再招就是了。”

  按理,芯片人才比其他行业更看重工作经验,一般工作两三年才能较好地保持产品的良率。频繁的员工跳槽给中芯的发展造成了很大困扰。早在两年前,黄原的“徒弟”就赶鸭子上架当了北京12英寸工厂的技术主管。因为缺乏有经验的技术人员,工厂事故不断。

  中芯国际对干部本土化问题从未给予重视。全公司1000多名台籍员工占据了绝大多数管理岗位。出身上海某名牌大学的黄原曾几次和台湾同事竞争相同岗位受挫,对方工作能力、态度、学历样样不如他,但是“台湾籍的人上位就很快”。

  由于张汝京是个虔诚的基督徒,中芯国际内部因此笼罩着一股信仰文化的色彩。公司流传着一种说法,晋升到一定级别后,如果你不是基督徒,就很难获得重用。公司员工为了取悦大老板、以获得提拔的机会,迅速皈依受洗的不在少数。

两个教父的恩怨
  多年来,外界最津津乐道的是张汝京与台积电掌门人张忠谋之间的恩怨情仇:前老板和旧下属;一个是台湾半导体教父,一个是内地的半导体之父;一个负气出走,一个揪着另一个官司7年打个不停。

  两人的渊源最早可以追溯到32年前。1977年,身在美国的张汝京进入当时的德州仪器,担任工程师;那时,张忠谋是德仪资深副总裁,负责管理德仪消费产品事业部,手下达4000人之多,张汝京是张忠谋“下级的下级的下级”。

  关于两人恩怨的始由,外界普遍流传的版本是,当初由张汝京在台湾一手打造的世大集成电路,在大股东的主导下,卖给了张忠谋的台积电,时任世大总经理的张汝京被蒙在鼓里。张汝京之后负气出走,转往中国上海创办中芯国际,正式跟台积电隔海开打对战。

  张汝京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澄清,他并非负气出走,“无能为力是真的,但离开台湾来大陆,并不是因为与张忠谋有怨。”

  来到上海张江的张汝京照着台积电的模式,复制出了一个中芯国际,并且同时从世大和台积电挖走大批员工,真正梁子就在这个时候结下了。

  2002年1月,中芯国际成立仅9个月,台积电以该公司离职员工涉嫌通过电子邮件将公司重要资料外泄为由向法院提起诉讼。

  “在这个行业,如果认真较劲起来,任何两家有点规模的公司都会有知识产权方面的纠纷。”中芯国际老员工黄原分析说。可是,张忠谋为什么老揪着中芯国际不放呢?

  2000年,中国政府颁布了旨在促进软件业和半导体业发展的国务院18号文,吸引了大批资金涌入内地,中国半导体产业进入一个高速成长期。而为了保护岛内经济,台湾当局对支柱的芯片业一直有种种严格限定,审批条文繁复苛刻。

  张汝京是台湾半导体界第一个到大陆投资的,因此成为颇受中国政府重视的创业者。中芯国际的第一大股东为大唐控股,第二大股东为上海实业,分别是中央和上海国资委的直属企业。

  从2002年开始,台积电董事长张忠谋便提出向大陆投资的申请,2003年2月得到台湾当局的初步批准,直到2005年才得以把一条8英寸芯片生产线转移至上海松江。此时,8英寸已经是落伍的技术,之后再无追加投资。作为台湾高新技术企业的标杆和代表,台积电的“一举一动都要得到批准”,张忠谋只能眼看着张汝京在对岸风生水起。

  2004年,台积电的市场占有率降到5年来的最低点,而中芯国际短短三四年已经达全球6%,居全球第四。完全无视台湾技术输出禁令的张汝京站稳了大陆的滩头堡。

  “现在,有一个人悄悄跑过来,独自吃着大陆这块大饼。台湾同行看来,这是破坏规矩,一不顾到同行利益,二不顾和台湾当局达成的共识。于是,让你也没有好果子吃。”

  惩戒了“规矩破坏者”,张忠谋的葫芦里又卖什么药呢?是否有入主中芯国际的谋划?这将对两岸的半导体产业未来格局产生怎样影响?

  “老教父”现在表现得相当持重和克制,无乘人之危之嫌疑。在和解协议中表示,10%的持股是“有限制的”,既不会进入董事会,也不会干涉中芯国际的日常运营。至于下面会发生怎样的事,这已经不是张汝京需要思考的问题了。
继续阅读
芯片屡屡烂尾,地方政府为何总成“背锅侠”?

日前,媒体梳理了这些年陆续出现的芯片“烂尾”项目,引发监管部门高度关注,造成资本市场剧烈波动。10月20日,芯片巨头华润微盘中暴跌超12%;10月21日,市值700亿的芯片巨头紫光国微开盘半小时内被巨额卖单砸死跌停,市值蒸发超70亿。半导体行业到底怎么呢?

搭载麒麟9000芯片,华为Mate40 Pro登顶AI跑分榜

10月23日消息,AI-Benchmark官网的信息显示,搭载麒麟9000芯片的华为Mate40 Pro以大比分的优势,成功登顶AI跑分榜。

培养产业人才的“芯片大学”真的来了!南京集成电路大学正式成立!

10月22日,南京集成电路大学揭牌暨产业人才培养高端论坛在南京举行。会上,由南京江北新区联合企业、高校共同成立的南京集成电路大学,在南京江北新区人力资源产业园举行揭牌仪式。

5G 基础设施需要芯片!

没有重要的基础设施,5G无法起飞。众所周知,这些基础设施的主流供应商如今在政治层面很不受欢迎。

台积电:仍在评估中芯国际遭遇美国出口限制的影响

10月15日,台积电第三季度财报会议在线上举行,台积电总裁魏哲家在问答环节回应了中芯国际遭遇美国限制而导致的转单传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