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保护引发我国半导体照明LED产业乱象

分享到:

 近年来,一些地方政府在发展经济中有意将地方市场向本地企业开放,或者以投资换市场的方式“锁住”地方市场,地方保护主义有抬头趋势。业内人士认为,如果任由这种“诸侯经济”发展下去,必然带来地区之间的产业项目趋同,直接加大“产业泡沫”。这一现象在方兴未艾的LED产业发展中暴露无遗。

  总部位于山东潍坊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的中微光电子有限公司,是目前全球最大的L E D路灯供应商之一,公司初创资本和技术管理团队主要来自美国。公司董事长孙夕庆近日向记者诉说了他对国内L E D产业一哄 而 上 盲 目 发 展 的 困 惑 : 各 地 在L E D项目投资上存在“大跃进”的格局。当前,L E D投资项目在各地得到大力支持,有的地方政府甚至提出以投资换市场的要求。

  由于L E D路灯市场竞争激烈,相关厂商争打价格战,而忽视产品质量的提升,一些具备技术实力的新兴企业被迫转攻欧美市场。中微光电子有限公司副总裁陈晓东说:“潍坊市为扶持中微的发展,把最好的道路拿出来试点。目前,中微已在潍坊市安装3万盏L E D路灯,也使潍坊市成为全球首个LED城市。2008年,中微销售并安装了5万多盏L E D路灯,成为目前全球最大的L E D路灯供应商。如果没有地方政府的支持,向路灯部门要一根路灯杆都难。但由于各地市场搞地方保护,限制进入,目前中微不得不把目光转向国外市场。”

  据 介 绍 , 中 微 公 司 所 生 产 的L E D产品,200多个元器件都是自己设计的,周围有十几家企业形成配套能力。但公司董事长孙夕庆说:“由于国内专利保护环境相对较差,公司虽然有50多项专利,但现在已不再在国内申请。相对而言,国外市场较为规范,公司已在国外申请有5项专利。与国内不同,公司跟国外打交道没什么障碍。但这么好的东西,国内不能先用上真是个遗憾。国外市场相当规范,拿到认证后市场很容易进 入 。 而 且 , 在 美 国 一 个8瓦 的LED灯政府补贴25美元,实际售价大约90美元,成本在35美元,而中微同类产品成本只有10美元。目前,公司产品已取得欧洲认证,正在申请美国U L认证。中微产品与国外同行是在一个起跑线上,目前公司在德国、西班牙都有订单了。”

  对于国内市场中的地方保护,中微公司感受颇深。据介绍,中微今年上半年在山东省济宁市争取到一条样板路的改造项目,但最终被一家台湾企业抢走。孙夕庆说:“在中微提供的节能方案中,济宁市不需要投资买路灯,而只需要把省下的电钱给中微就行,两年半可收回投资。但即使如此,还是失去了这一机会。”在临沂,中微遇到了几乎同样的情况。在中微装了1000盏路灯后,临沂方面说,不能用中微的路灯了,因为浪潮集团要来做投资。孙夕庆无奈地说:“我们遇到这种非常可笑的竞争,简直就是乱拳击。一般L E D项目投资要上亿元,但有些企业既没有技术,又没资金,而是先让地方政府帮着建厂房。这成了打击行业竞争对手的一个手段。”

  业内认为,要打破目前一些行业发展中的这种地方保护,就要使真正技术过硬的企业有生存空间,让市场规则充分发挥引导作用。以LE D产业为例,由于国内没有相关配套标准,使得产品得不到权威机构检测,因而也拿不到节能环保证书。由于没有配套标准,一个产品所用的200多个配件,大部分要企业自己开发。

  中国轻工业联合会节能环保处处长 于 学 军 说 : “ 现 在 各 地 都 在 搞L E D,实质上这个产品质量参差不齐,多数国内企业主要是在搞封装,核心技术是国外的。像这类宏观上符合国家政策的项目,要尽快制定出台行 业 标 准 , 防 止 一 哄 而 上 。 ” 从2007年10月份开始,国家有关部门曾委托企业进行L E D标准的制定。但孙夕庆认为:“由于负责制定标准的那家南方企业并不掌握核心技术,由其制定的行业标准去年年底公示后几乎成了笑话,根本不能代表行业水平。”

  除了强化市场标准的引导作用外,政府方面也需有所作为。如,美国发展新能源已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目前已决定拿出2000亿美元用于补贴L E D照明。但我国的这一产业却遭遇来自标准和行业惯例的阻碍。

  政府该为LED产业发展做些什么

  任何市场总有一个从无序到有序的进化过程,而有效的政府之手无疑会加速这一由乱而治的进程。国内LED产业的发展,亦应如此。

  业内认为,要打破目前LED产业发展中的地方保护,就要使真正技术过硬的企业有生存空间,让市场规则充分发挥引导作用。中国轻工业联合会节能环保处处长于学军说:“现在各地都在搞LED,实质上产品质量参差不齐,多数国内企业主要是在搞封装,但核心技术是国外的。”

  山东华光光电子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徐现刚说,目前,我国LED产业发展已进入一个高速发展时期,相关标准的制定却相对滞后。当前,LED产业由于没有相关配套标准,使得产品得不到权威机构检测,因而也拿不到节能环保证书。以中微光电子公司为例,由于没有配套标准,一个产品所用的200多个配件,大部分要企业自己开发。

  据了解,从2007年10月份开始,国家有关部门曾委托企业进行LED标准的制定。但中微光电子公司董事长孙夕庆认为:“由于负责制定标准的企业并不掌握核心技术,由其制定的行业标准去年年底公示后几乎成了笑话,根本不能代表行业水平。有些节能指标比节能灯指标还低,如寿命定在8000小时,而中微产品寿命在5万小时;灯壳的温度规定不能超过55度,这根本不可能。”

  除了强化市场标准的引导作用外,政府方面也需有所作为。半导体照明中上游产业属于技术含量高、投资密度大、高风险行业,需要政府的大力支持推进产业的发展。如,美国发展新能源已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目前已决定拿出2000亿美元用于补贴L E D照明。但我国的这一产业却遭遇来自标准和行业惯例的阻碍。

  据孙夕庆反映,目前国内路灯市场份额基本被飞利浦和美国G E两家外资公司垄断。这个市场网络根深蒂固,这些公司的业务人员与路灯管理部门有着千丝万缕的利益联系。传统的高压钠灯维修费用较高,却很难被取代。他最近带着管市政领导的“尚方宝剑”去见一个城市的路灯处长,说LED灯寿命很长,而对方一听说不用经常更换就没兴趣了。

  山东省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张卫国认为,当前中国到了一个改革深水区,但一些地方政府却在争资源、抢项目,唯G D P是瞻。必须通过体制机制改革,把短期问题与长期优化结合起来,打破地方行政壁垒,才能推进区域一体化发展进程。

  市场主导是LED照明产业可以长期健康发展的基础,政府要在政策、法规、研发投入、应用示范和标准等多方面来引导和扶持。厦门华联电子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叶立康认为,一个好的产业,还需要一个好的规划引导发展,要规划不同应用领域的产业链布局,不同区域要突出不同特色,要避免为短期利益简单重复建设,导致未来恶性竞争;其次从需求角度建立规范或标准、制定满足使用的质量保证、制造标准等。

  可喜的是,我国《电子信息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中明确提出,要大力发展节能环保LED照明产品。目前,科技部已正式在全国范围内启动“十城万盏”LED照明应用工程。

  国家半导体照明工程研发及产业联盟主席范玉钵认为,经过几轮的示范应用,制定更加完善的LED路灯规范或标准,同时对LED路灯制造企业要设定更高的技术门槛和质量保证门槛,方可按照市场机制组织价格竞争。他建议,在加速标准、规范的制定和出台的同时,要全国一盘棋整体规划,要规划不同应用领域的产业链布局,鼓励技术创新,鼓励打造完整和有竞争力的产业链。

  9月13日,上海政府出台了家庭购买节能灯,只支付商店20%价钱,其余款项由政府垫付的政策后,购买节能灯的人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山东浪潮华光光电子有限公司总经理郑铁民说,政府的政策决定半导体照明推广的速度。

  山东省早在2008年就制定了本省的半导体照明产业发展规划,提出建设济南、潍坊、青岛、滨州四大基地,重点突破碳化硅衬底材料及蓝光二极管产业化、高亮度发光管外延片规模化生产、大功率发光管管芯制造及封装的大规模流水线生产等三项关键技术,重点发展衬底及外延材料、芯片制造、大功率发光器件封装、半导体照明应用产品等四大产业集群,形成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绿色照明产业。

  近年来,山东省从事半导体照明企业已达100余家,产品涉及衬底材料、外延片、芯片、器件封装和应用产品等诸多领域。2008年,山东省半导体照明产业产值达到150亿元,半导体照明产业已形成比较完整的产业链。今年9月17日,山东省半导体照明产业联盟在济南成立,旨在整合现有资源,发挥整体优势,进一步推动山东省半导体照明产业快速发展。山东之举,值得各地借鉴。

继续阅读
LED照明将在智慧城市和能源效率计划中迎来商机

据美通社报道,Frost&Sullivan的最新分析《2020年全球LED照明市场年度更新》发现,对节能照明的需求不断增长,智慧城市项目的数量不断增加,整体基础设施的发展正在驱动全球的LED照明市场。

华为哈勃投资半导体激光器芯片研发企业源杰半导体

近日,企查查显示,哈勃科技投资有限公司新增对外投资。哈勃科技投资有限公司投资陕西源杰半导体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源杰半导体”)。

TCL:从手机、彩电制造商,到半导体显示业的重要支柱

2019年4月,TCL决定从多元化转为专业化经营,正式剥离消费电子、家电等终端产品业务,重组为“TCL科技集团”,仅保留半导体显示产业、产业金融及投资和翰林汇O2O业务。

上万家企业转战半导体浪潮背后的“暗流”

在楼下大妈都是无“芯”不谈的时代,众多企业转战半导体的“剧本”正在全面上演。

悬在中国半导体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卡脖子光刻机能解决么?

如果不是中兴和华为相继被美国禁令制裁,相信大部分人并不会关心中国半导体产业的状况,而光刻机更成为了热搜名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