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积电不吞并中芯背后:败战换中国半导体江山

分享到:

 2月1日消息,据媒体报道,台积电与中芯长达八年的商业机密剽窃案画下句点,这八年,台积电利用三个步骤拿下胜诉,更因此打造出世界级法务团队,最终,台积电并不要中芯国际破产消失,台积电看见的是更大更有利的未来。

  以下为全文:

  一桩和解案、一段十年恩怨、一位中国半导体教父下台一鞠躬、一场5600亿台币中国半导体市场的竞争新局。

  去年底,台积电与中芯国际达成和解协议,为长达八年的商业机密剽窃案画下句点。中芯除了赔偿台积电两亿美元,更将无偿授予台积电8%中芯股权,台积电可在三年内以每股1.3港元认购2%的中芯股权。未来,台积电将持股中芯国际10%,成为中芯国际继上海实业、大唐电信后第三大股东。台湾科技业纷纷侧目,但大赢家台积电却无得意之情。

  “我们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原则,就是保护我们的科技技术和知识产权,确保市场竞争的公平性,”台积电法务长杜东佑,接受《天下杂志》采访时一再强调,台积电并没有像德州仪器、IBM积极兴讼,赚取专利费、消灭对手。

  换句话说,台积电并不想让中芯以破产收场。因为,一旦中芯破产、厂房出售,台积电工艺技术将会外流。接手中芯的企业,一定先打价格战、破坏市场秩序,中芯工艺技术既然来自台积电,台积电将首当其冲,这是台积电最不乐见的结局。

  “如果市场上其他竞争者打着TSMC-Like的旗号拉客户,却不必花一毛钱投资在工艺上。台积电如何差异化竞争?这不公平,”杜东佑痛斥。

  “战局一开,就只能求和,不能求战,”中兴大学企管系副教授邱奕嘉观察。

  到底,台积电如何以战逼和?以和止战? 台积电八年来做出哪些战略选择?

  时光倒转。八年前,杜东佑刚刚被台积电董事长张忠谋请来谋划台积电战略。当年台积电的困局是,只知道中芯大举挖角台积电员工,但不清楚商业机密是否被窃。眼睁睁看着中芯兴建全中国第一座8寸厂,成为中国刻意栽培的样板企业,武功高强的台积电却受政策束缚,施展不出拳脚。

  当张忠谋频频出访苏州、南京、上海,计划在中国兴建8寸晶圆厂时,台积电同时在台湾向离职经理刘芸茜发出禁制令,控告刘芸茜涉嫌将12寸晶圆厂配置和设计图、晶圆的工艺和配方,外泄给中芯。

  台湾检察官搜索刘芸茜家中,扣押刘芸茜电脑。在电脑硬盘里的资料和电子邮件中,发现当时中芯国际首席营运总监Marco Mora,的确曾明确要求刘芸茜提供台积电12寸晶圆厂的工艺、设备列表。但中芯持续否认拥有台积电技术。

  兴讼、采证、掐要害

  疑云重重时,台积电第一个策略选择是,以诉讼掌握证据。“为了要保护我们的技术和竞争优势,你必须掌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因此我们选择到有“发现揭露程序(Discovery)”的美国法院,我们必须藉由起诉来获取、保护证据,以利后续调查,”杜东佑说。

  台积电一边模拟起诉、沙盘推演,一边在美国收集中芯的半导体产品,做还原工程分析,这是台积电的第二步策略选择。

  七年前的秋天,台积电有了重大突破。

  “Dick,你给错产品了,这是台积电的产品,”做还原工程的工程师向杜东佑抱怨。

  “不可能,我百分两百确定,这不是台积电产品,”杜东佑斩钉截铁回答,心底确认了中芯侵权、不当使用台积电营业机密。

  当年冬天,台积电终于出招,在美国加州联邦地方法院对中芯提出诉讼。当时中芯已在上海拥有三座8寸厂、在天津并摩托罗拉8寸厂、在北京兴建三座12寸厂,部署所谓的“菱形战略”。

  再过一年,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裁决广泛的蒐証程序(discovery schedule),之前尚未交出任何文件的中芯,必须交出文件。当时台积电还不知道,中芯实际上拥有台积电一万五千份文件、长达五十万页的资料。

  “老实说,如果我们在2005年就知道,中芯用我们0.13微米、90纳米工艺的商业机密,我们第一次协议的求偿金额当然就不会只有1.75亿美元,我们将会要求更多,”杜东佑耸耸肩地说。当时,台积电只能相信张汝京“中芯独立自主开发技术”的说词。

  等到中芯建厂完毕,又持续九年亏损,中芯大股东早已筹划撤换张汝京。耐心等待时机成熟的台积电,第三步的策略选择是,让坠落谷底的中芯活下去,台积电趁机掌握策略影响力。

  “这一次的谈判,我们当然可以要求更多赔偿金、更好的条件。我大可以再去ITC申请禁制令,不让中芯产品销往美国,我可以再控中芯侵权,可是为什么要呢?我们的原则是要中芯履行原有的和解协议,”杜东佑再次强调,台积电只要中芯保护既有的台积电工艺,并不再窃取台积电技术。至于10%的股权协议,则是由对方大股东协议,台积电“被动持有”。

  五年造出世界级法务团队

  台积电赢的关键,在于利用第一次诉讼后,以五年时间打造世界级法务团队,建立起周全的商业秘密管理制度,尤其在商业秘密各种防火墙的管理,达到国际水准。

  “台湾企业,不论大小,都应该有自己的知识产权团队。先做正确的内部分析,画出技术蓝图,决定你所要保护的技术,再决定要申请专利或以商业机密加以保护,”杜东佑分享台积电的成功经验。

  他更不忘提醒,CEO必须负起“诉讼指挥”的关键任务。“企业法律部门要形成企业策略性竞争优势的首要因素,就是高级主管的支持与承诺,尤其是董事长、CEO,”杜东佑回忆起,与张忠谋沙盘推演时常被挑战的情景,“他很严格,总是问我,为什么这么做?你要怎么赢?”

  反观中芯,张汝京在下台前一天,还致电友人,向友人询问,“你知道台积电保护的技术,到底是哪些工艺吗?”

  洋将当前锋,杜东佑率领二十多人的法务部门,攀上过去台湾企业没有想像过的战略高度。

  “以这个案子来讲,是足以左右大陆晶圆代工厂。台积电不仅是中芯股东,更可以用授权长期控制中芯。只要你不乖,我就终结授权,你所有的产品就出不了门,”一位业界资深法务人员评论。
继续阅读
中美科技冷战令台半导体三方面受益

伴随全球新冠疫情蔓延,中美科技冷战以及美国对于华为的“极限施压”,近日,台湾《经济日报》刊文指出,,自2019年下半年起大陆品牌厂及半导体厂配合本土化、去美化目标,掀起自行研发芯片的浪潮,苹果等美国品牌厂追求产品差异化,也开始走上自研芯片路,两大需求动能为台湾地区IP、ASIC、设计服务等厂商带来好光景。

台积电EUV光刻机采购量将突破50台

据台媒digitimes报道,台积电加速先进制程推进,近期扩大释单,累计EUV光刻机至2021年底将超过50台。

中国首枚芯片邮票问世,搭载超薄NFC芯片

据中国邮政官方微博消息,中国邮政发行《第40届全国最佳邮票评选纪念》邮票纪念张是中国首枚芯片邮票,搭载120um 超薄NFC芯片,利用近场通信技术和手机NFC功能,通过中国邮政APP读取芯片内容,这也是世界首枚实现芯片读写的邮票。

比亚迪半导体已成为国内自主可控的车规级IGBT领导厂商

9月27日,比亚迪在接待机构调研时表示,经过十余年的研发积累和于新能源汽车领域的规模化应用,比亚迪半导体已成为国内自主可控的车规级IGBT领导厂商。

外媒:华为曾向台积电下单1500万颗麒麟9000处理器

9月25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从各方面的报道来看,华为Mate40搭载的将是麒麟9000处理器,由台积电采用5nm工艺代工,但在9月15日之后,台积电就已停止为华为代工处理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