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半导体照明产业走向健康发展之路(3)

分享到:

目前半导体照明的主流技术专利多为发达国家所控制,企业发展面临的专利风险日益加大。曾有业内人士指出,
随着LED的大规模应用,中国半导体照明业有缴纳巨额专利费的隐患。核心技术的缺失,已经成了产业的软肋。而我国MOCVD也基本依赖进口,只有突破现有专利,实现装备的国产化,才能真正把握产业发展的主动权。

为了从根本上改变“技术依赖”对产业发展的制约现状,《意见》将技术与装备列为发展重点的首位,指出支持MOCVD装备、新型衬底、高纯MO源(金属有机源)等关键设备与材料的研发;开展氮化镓材料、OLED材料与器件的基础性研发;支持半导体照明应用基础理论研究,包括光度学、色度学、测量学等;攻克半导体照明产业化共性关键技术,包括大功率芯片和器件、驱动电路及标准化模组、系统集成与应用等技术。

“基础研究及关键技术的攻克需要产业界与科研界共同解决,并不是一个企业所能为,只有以政府为主导,构建面向产业应用的共性技术研发平台,才能解决这个问题。”郭励弘说,“投资热是不可避免也是政府不能主导的,政府只能或必需要做好的一件事就是建立共性技术研发平台。”

通过共性技术研发平台,将科技成果迅速转移到工业生产领域,并引领高新技术发展,台湾的工研院已经做出了很好的示范。工研院技术转移的一大特点是,科技人员携带技术直接服务企业或创业,形成了技术转移最有效的方式,也为产业培育了大量的技术领导人才。“在工研院官民学三位一体的整体推动体制中,官方处于中枢地位,负责规划、领导及实施支援,工研院除了承担政府的重大科研项目外,还充当向企业界转移技术的桥梁。企业是技术的最终需求者,它通过与工研院签订合同,共同开发新产品、新技术,这样很好的解决了产学研结合的难题。”郭励弘介绍道。正是在这样的机制下,台湾成功实现了产业转型,特别是其半导体产业一跃跻身世界前列。



“共性技术平台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应该在国家层面解决,由国家出一部分资金,召集有实力的大企业出一部分资金,力争提高在产业链中的地位,避免徘徊在末端。这个共性技术研发平台一定要面向应用产品的共性技术,要从应用端往前拱,像台湾发展半导体产业一样,由代工逐渐走向产业链高端。”郭励弘建议,只有在政府的大力扶持和有效引导下,将科研力量引向经济建设主战场,使之成为技术商品化的主导力量,共性技术研发平台才能真正起作用。



对于MOCVD的国产化,《意见》的发展思路是引进吸收再创新。“这一发展思路的前提也是要建立自主开发的平台并形成相应的创新机制,否则只能是在引进吸收再引进的怪圈里转。”郭励弘提出,“装备的国产化是必须的,但也必须得以企业为核心,同时要找对做装备的主体,这个主体应该是机电或装备企业,当然,工艺牵头设计是现阶段技术不成熟且进步快的主要原因。将来可以建立国产化基金,但要靠市场的力量来发展。”

真正的驱动是市场

应该说《意见》为产业发展指出了正确的方向,也在给企业营造更好的发展环境。但我们也要看到,真正能调控产业发展的是“市场机制”这只无形的手,所以对于企业来说,最现实的考量是如何能从人才、资金、技术、未来发展等方面综合考虑,尽快形成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能真正掌握自己的命运,在市场中做一个胜者。
继续阅读
华为哈勃投资半导体激光器芯片研发企业源杰半导体

近日,企查查显示,哈勃科技投资有限公司新增对外投资。哈勃科技投资有限公司投资陕西源杰半导体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源杰半导体”)。

TCL:从手机、彩电制造商,到半导体显示业的重要支柱

2019年4月,TCL决定从多元化转为专业化经营,正式剥离消费电子、家电等终端产品业务,重组为“TCL科技集团”,仅保留半导体显示产业、产业金融及投资和翰林汇O2O业务。

上万家企业转战半导体浪潮背后的“暗流”

在楼下大妈都是无“芯”不谈的时代,众多企业转战半导体的“剧本”正在全面上演。

悬在中国半导体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卡脖子光刻机能解决么?

如果不是中兴和华为相继被美国禁令制裁,相信大部分人并不会关心中国半导体产业的状况,而光刻机更成为了热搜名词。

外媒:中国能否成为世界半导体的领导者?

过去二十年来,中国在电子产品的组装、测试和封装领域在半导体行业崭露头角,但目前在半导体集成电路的设计和制造方面处于落后地位,而对集成电路的需求很大。半导体行业每年创造了4000亿美元的全球收入,其本身的经济体量巨大,但该行业同时也推动了电信、计算和汽车行业等不同领域的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