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2016上半年半导体产业五大关键字

分享到:

如无意外,2016年全球半导体市值将连续第二年下降,而且下降幅度将超过2015年。不过比市值下降更有趣的一点是,世界经济并没有出现2000年和2008年的大动荡,半导体下游的电 子制造业仍然在增长,半导体上游的设备厂商更是录得近年来少有的好业绩,处在上下游之间的半导体行业却疲态尽显,偶有挣扎也显得有心无力。那么让我们一起 来盘点一下2016上半年的五大关键字,来看看为何半导体独陷泥潭,未来如何摆脱困境。

 

建厂
根据SEMI的数据,2016至2017全球将新建19座晶圆厂,其中10座将落户于中国大陆。

 

 

根据半导体行业资深专家莫大康先生的数据,我列出了近期大陆计划建造或改造的晶圆厂名单。

 

 

看到国内两年时间开工这么多晶圆厂,也就理解为何北美半导体设备销售指数进入今年以来一直维持在很高的景气水平了。

 


裁员
2015年史无前例的大并购,造就了今年以来的连续裁员。英特尔裁员1.2万人,美光裁员2400人,新博通第一波裁员1900人,意法半导体裁员 1400人......韩国媒体Business Korea引述业界人士说法指出,全球前20大半导体厂中,有八家正进行或有意进行整顿。光是北美地区的公司,包括英特尔、高通与AMD,预期共将裁汰逾 3万名员工。

 

 

无论是并购求规模效应,还是裁员降低运营成本,都是目前市场增速放缓下的一种自然反应。

 

降价
既然电子制造业市场还在增长,为何今年上半年全球半导体的数据很难看?答案就是降价。

 

SC为半导体市场三月移动平均线

(数据来源于SC IQ)

 

根据集邦科技(Trendforce)的数据,2016年第一季度,全球DRAM营收环比下跌16%,NAND型闪存营收也环比下跌2.9%(价格下跌约 10%)。从美光的财报也可以看出端倪,2016年第二财季亏损9700万美元,第三财季(截至到2016年6月)亏损扩大至2.15亿美元,去年同期则 盈利4.91亿美元。

 

 

当市场不再有外延式增长时,通过降价来扩大市场份额就成为各个厂商的首选策略,而此时市场份额落后的厂商往往先吃亏,对于存储器行业尤其如此。


出口限制
今年3月份,美国商务部在其网站发布消息,以违反美国出口管制法规为由将中兴通讯公司等中国企业列入“实体清单”,对中兴公司采取限制出口措施。据美国商 务部发给美国企业的通知,其禁止美国所有半导体与元器件公司与中兴再发生业务往来,包括技术支持。虽然后来美国暂时解除了对中兴的制裁,但代价是当时的中 兴管理层下台。从瓦森纳协定到全面制裁中兴,中国在信息产业领域被卡得实在憋屈,实现不了自主可控,电子制造业的规模再大又有何用?

 

欧美国家大都签署了瓦森纳协定

 

另一则消息也与出口限制有关,一年前美国开始限制英特尔出售其服务器芯片给中国的四家超算中心,一年后来自中国的太湖之光夺得了全球超算排名的榜首位置, 而太湖之光所用的申威处理器由中国自己设计制造完成。虽然太湖之光和申威处理器与美国对英特尔的出口限制并无直接关系,但也说明,只要下定决心,自主可控 是可以实现的。当然将自主可控的领域从专用市场拓展至民用市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人工智能

智能手机增长势头放缓,对于半导体产业的影响最为显著,半导体产业上上下下都在寻找新的增长点,从可穿戴、物联网到如今的VR与AR,一时都难以接起智能手机的接力棒。人工智能短期内也不会对半导体影响很大,但长期来看,它也许会改变整个半导体产业。

 

以谷歌AlphaGo战胜李世石为标志,人工智能进入了一个新阶段。如今谷歌开发了张量处理器(Tensor Processing Unit)专门应用于深度学习应用,IBM的真北项目(Truenorth)也采用新的架构来建造处理单元,中国也在开发代号为寒武纪的新型人工智能芯 片。国内外一些创业公司也投入了这一领域,例如地平线等。

 

 

此前人类创造的各种机器都是为了改造自然界,新人工智能的出现好比阿波罗登月计划,也类似哥伦布的环球之旅,如果人类意识领域的新大陆被发现,这项研究的历史意义也许比我们现在想象的还要伟大。
 

扩展阅读

回顾:中国半导体近年来取得的成绩

 

更多恩智浦(NXP)及科技资讯请关注:
NXP中文官方:https://www.nxp.com/zh-Hans/
NXP中文技术论坛:https://www.nxpic.org.cn/

 

 

 

 

继续阅读
华为哈勃投资半导体激光器芯片研发企业源杰半导体

近日,企查查显示,哈勃科技投资有限公司新增对外投资。哈勃科技投资有限公司投资陕西源杰半导体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源杰半导体”)。

TCL:从手机、彩电制造商,到半导体显示业的重要支柱

2019年4月,TCL决定从多元化转为专业化经营,正式剥离消费电子、家电等终端产品业务,重组为“TCL科技集团”,仅保留半导体显示产业、产业金融及投资和翰林汇O2O业务。

上万家企业转战半导体浪潮背后的“暗流”

在楼下大妈都是无“芯”不谈的时代,众多企业转战半导体的“剧本”正在全面上演。

悬在中国半导体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卡脖子光刻机能解决么?

如果不是中兴和华为相继被美国禁令制裁,相信大部分人并不会关心中国半导体产业的状况,而光刻机更成为了热搜名词。

外媒:中国能否成为世界半导体的领导者?

过去二十年来,中国在电子产品的组装、测试和封装领域在半导体行业崭露头角,但目前在半导体集成电路的设计和制造方面处于落后地位,而对集成电路的需求很大。半导体行业每年创造了4000亿美元的全球收入,其本身的经济体量巨大,但该行业同时也推动了电信、计算和汽车行业等不同领域的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