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过去 聊一聊AMD和Intel这些年的“恩恩怨怨”

分享到:

大家都知道AMD与Intel属于竞争关系,在AMD与Intel长达40年的竞争中,促进了整个半导体行业的发展。毫不夸张的说,没有这两家公司,就没有今天的数字化生活。今天我们就来聊聊AMD与Intel这些年的“恩恩怨怨”。

  24

  要了解Intel和AMD的关系就不得不提仙童半导体公司。仙童半导体创立于1957年,创办仙童半导体的人是“晶体管之父”肖克利博士,肖克利是一名富有创业精神的物理学家,拥有成为百万富翁的远大理想。1955年,他在山景城创建了肖克利实验室股份有限公司,然后到人才济济的美国东海岸发布招聘信息。电子领域的年轻才俊们受到肖克利名气的吸引,纷纷前来应聘。就这样,他招揽到了八位才华横溢的年轻人才。他们之中,有获得过双博士学位者,有来自大公司的工程师,有著名大学的研究员和教授,这是当年美国西部从未有过的英才大集合。

  八叛逆
                                                               八叛逆

  但肖克利博士并不善于管理,八名天才先后离开仙童半导体公司。肖克得博士称他们为“八叛逆”。“八叛逆”其中葛罗夫(A. Grove)和戈登·摩尔(Gordon Moore)就是英特尔公司的创始人之一,戈登·摩尔就是著名摩尔定律的提出者。而AMD创始人杰里·桑德斯(Jerry Sanders)则是在“八叛逆”离开以后,仙童公司重组公司结构,被开除的员工,但桑德斯并不气馁,怀揣着对半导体行业美好前景的信心,也踏上了创业的不归路。

  两家公司成立仅差一年,起步可以说是天差地别,一个是大名鼎鼎的“八叛逆”,一个是被公司开除的销售员工。Intel,创业初期可谓是顺风顺水,推出的世界上第一块个人微型处理器——4004成为IT行业的基石。反观桑德斯这个一无声望二无技术三无资金的门外汉,只有一腔热血在创业路上跌跌撞撞,连注册资金都凑不齐。

  AMD竟然与Intel有过合作

  在AMD成立初期,桑德斯的定位非常明确,售卖低价产品努力成为第二供应商,不需要技术领先,只需要模仿能力和制造工艺,显然这与AMD当时的自身条件是匹配的。而Intel则以技术发展为导向,是典型的技术领先与创新者。就这样到了1982年,IBM公司决定做一个划时代的产品,但当时的8086处理(X86鼻祖)产能不足,于是IBM对Intel说,如果PC要采用8086处理器,除非Intel允许第二家制造商能够生产8086以保证IBM有可靠的供应,Intel迫于无奈开始与AMD合作。所以AMD在当时,只是一个由Intel提供设计图纸,生产兼容处理器的公司,而它推出的处理器也都打上了Intel的LOGO。

  8086处理器

                                                             8086处理器

  决裂

  1986年,Intel推出了成功的80386系列处理器,代表性的产品为386DX-33,主频达到33MHz。它集成了32万个晶体管,执行单一指令只需要两个时钟周期。386DX成为当时追求高性能用户的理想选择,主要优点是它采用了新的内存使用方式和多任务性,可以开发基于PC图形用户界面,为运行Windows3.X提供了可能。从386诞生这个时候“摩尔定律”开始发力,如果说前10年Intel CPU的发展是龟速,那么到了386时代,就进入了高速快车道,一发而不可收拾。

  486处理器

                                                              486处理器

  在此期间AMD推出基于286授权的Intel 80286兼容处理器,和80286处理器差不多,但是时钟脉频速度更高,Intel的286最高只到12.5MHz,AMD则曾销售过20MHz版本。Intel开始意识到AMD对自己有可能产生威胁,停止了与AMD的技术合作协议,并向联邦法院提出申诉,要求兼容其X86的处理器不得使用X86的名称,但联邦法院却判决X86芯片兼容的处理器厂商仍然可以在它们的产品上继续使用X86名称。此后的一段时间里,AMD生产的386和486处理器在数量上居然超过了英特尔,瓜分了处理器市场份额。

       AMD开始超越Intel

  英特尔在1993年推出的新一代处理器上,没有采用80586的名称,而是命名为Pentium,这种命名方式将它的产品与AMD区别开来,这个品牌的推出,也让人们开始重视处理器的品牌概念。

  PENTIUM PRO

                                                         PENTIUM PRO

  Pentium处理器可以说是一个里程碑。它继承了310万个晶体管,每秒可以运行一亿条加法指令,尽管它仍然基于CISC指令集,但英特尔首次在这个系列处理器中部分采用了RISC(Reduced Instruction Set Computing,精简指令集)技术。到了奔腾级别的CPU,AMD就没法再模仿了,因为310万个晶体管的制作工艺实在是太复杂了。所以AMD后来创造了第一种由自己原创设计的x86芯片K5,性能大致上能与奔腾相比;但这种芯片直到1996年才上市,市场反应并不理想。

  1999年AMD发布了K7架构处理器,也就是我们耳熟能详的速龙系列,这是AMD的巅峰时期。频率从500MHz起,使用新的Socket A插口,内部系统总线来自DEC的授权,为200MHz,而当时Intel的奔腾处理器仅为133MHz。K7的成功让AMD赚的盆满钵满,2000年AMD的净销售额达到了46亿美元。随便AMD乘胜追击,继续推出了K8架构处理器,K8最大的变化就是支持64位X86指令集。这种扩展技术后来成为了行业标准,击败了Intel的64位架构。到了2004年,台式机处理器市场份额竟然超过50%,首次高于Intel,当然这也是最后一次高于Intel。

  Intel钟摆理论成功压制AMD

  2007年Intel正式提出了钟摆计划。即每一次处理器微架构的更新和每一次芯片制程的更新遵循“Tick-Tock”规律,名称源于时钟秒针行走时所发出的声响。每一次“Tick”代表着一代微架构的处理器芯片制程的更新,而每一次“Tock”代表着在上一次“Tick”的芯片制程的基础上,更新微处理器架构提升性能。一般一次“Tick-Tock”的周期为两年,“Tick”占一年,“Tock”占一年。正是这套计划,让Intel在06年之后逆转了局面,AMD开始节节败退。

  至此Intel在高端处理器市场就一直处于领先地位,至今无人能敌。AMD不得不改变策略,被迫只能在价格方面展开竞争,这跟AMD在早期面临的困境如出一辙。到了2009年,AMD开始把业务重心放在GPU上,在CPU上不于Intel正面竞争。

  在AMD并购ATI以后,随即公布了代号为“AMDFusion”(融聚计划)。简要地说,这个项目的目标是在一块芯片上,集成传统中央处理器和图形处理器,也就是APU。AMD当初对apu的计划十分雄心勃勃,定了个三步走的计划,但APU的性能和特性乏善可陈,销量上一直不如人意。

  未来:决战2017年

  今年,AMD扭转了此前连续六季度亏损的局面,开始实现盈利。AMD的最新的Zen处理器也将在明年1月份的CES 2017上正式发布,据AMD CEO 苏姿丰透露,AMD Zen高端桌面芯片可以和Intel Skylake性能相媲美,代号Summit Rdige,8核16线程,支持DDR4、PCI-E 3.0和下一代I/O,AM4统一封装。而Intel这边也会在CES 2017上发布第七代酷睿处理器,直面Zen处理器。

  小结:

  在这近40年的竞争中,AMD似乎永远是配角,但正如杰里桑德斯所说:“当我回过头看,我的上帝,我真希望不跟Intel竞争,因为那是一个多么可怕的选择。但是,Intel冒犯了我关于公平游戏的感觉!Intel自己不会改变,是竞争迫使他们改变,为此,我感到十分骄傲。”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今天每一个PC用户,即使是英特尔的忠实用户,也应该对AMD心怀一份感激。所以,让我们一起期待,明年Zen处理器的表现!

 

更多恩智浦(NXP)及科技资讯请关注:
NXP中文官方:https://www.nxp.com/zh-Hans/
NXP中文技术论坛:https://www.nxpic.org.cn/


 

继续阅读
华为哈勃投资半导体激光器芯片研发企业源杰半导体

近日,企查查显示,哈勃科技投资有限公司新增对外投资。哈勃科技投资有限公司投资陕西源杰半导体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源杰半导体”)。

TCL:从手机、彩电制造商,到半导体显示业的重要支柱

2019年4月,TCL决定从多元化转为专业化经营,正式剥离消费电子、家电等终端产品业务,重组为“TCL科技集团”,仅保留半导体显示产业、产业金融及投资和翰林汇O2O业务。

上万家企业转战半导体浪潮背后的“暗流”

在楼下大妈都是无“芯”不谈的时代,众多企业转战半导体的“剧本”正在全面上演。

悬在中国半导体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卡脖子光刻机能解决么?

如果不是中兴和华为相继被美国禁令制裁,相信大部分人并不会关心中国半导体产业的状况,而光刻机更成为了热搜名词。

外媒:中国能否成为世界半导体的领导者?

过去二十年来,中国在电子产品的组装、测试和封装领域在半导体行业崭露头角,但目前在半导体集成电路的设计和制造方面处于落后地位,而对集成电路的需求很大。半导体行业每年创造了4000亿美元的全球收入,其本身的经济体量巨大,但该行业同时也推动了电信、计算和汽车行业等不同领域的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