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芯片发展迎来新变革?半导体行业为何频频出现离职事件

分享到:

在这个高速发展的信息化时代,任何一家巨头的风吹草动,都可能引起整个行业的“震动”,在体量巨大的半导体行业更是如此。2018年是全球半导体产业快速扩张的一年,同时也是人事波动频繁的一年。据笔者统计,从1月到现在,整个行业离职的高管(上市公司CTO或以上)多达三十多位,而最近备受关注的一次离职事件是王新潮辞去了长电科技CEO。

 

半导体行业的离职潮背后:AI芯片带来产业革命

 

一个普通员工离职的因素有很多种,马云曾经说过,大致有两种主要原因,一是钱没给到位;二是心委屈了。但对于高管们而言,离职原因可没有这么简单。

 

2018年半导体行业备受关注的离职事件

 

9月,作为A股集成电路封装测试龙头,长电科技发布高管变动公告,董事长兼首席执行长(CEO)王新潮、总裁赖志明分别辞去所任职务,同意聘任李春兴为公司首席执行长(CEO),另外聘任赖志明为公司执行副总裁。李春兴历任安靠研发中心负责人、全球采购负责人、高端封装事业群副总、首席技术长(CTO)。

 

王新潮是江苏人,1956年4月出生,从1990年“临危受命”进入长电科技的前身江阴晶体管厂,他带领公司从濒临倒闭到跻身世界前列,也因此成为长电科技的领军人物。关于王新潮离职的原因,官方尚未正式公布。

 

7月,美国半导体巨头德州仪器CEO布莱恩?克拉切(BrianCrutcher)突然宣布离职,这距离他6月1日上任不到两个月。克拉切的前任里奇?谭普顿(RichTempleton)将会重新接任这一职位。

 

克拉切离职的原因是他违反该公司的行为准则。TI公司声明表示,“此次违规是因为个人行为与我们的道德和核心价值观不符,与公司战略、运营或财务报告无关。”

 

5月,据可靠消息,紫光展锐CTO魏述然已经辞职,离开了自己工作不久的地方。魏述然拥有超过16年的CMOS射频集成电路设计经验,他是原锐迪科微电子(RDA)共同创始人之一,自2004年公司成立以来一直任首席技术官,2002至2004年,他在美国担任硅谷数模半导体公司副总裁,2018年1月,展讯和锐迪科正式完成整合,原RDA CEO魏述然升任紫光展锐CTO。

 

紫光今年的人事变动很多,就在3月李力游辞去了紫光集团联席总裁一职。4月,半导体知识产权(IP)供应商Imagination科技有限公司宣布,李力游博士正式接任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CEO)。

 

4月,一边是紫光董事长赵伟国因工作繁忙辞职,赵伟国,出生于新疆,1985年考入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1996年,赵伟国硕士毕业后,加入紫光集团,担任紫光集团自动化工程事业部的副总经理,官方公布他的离职原因是工作太忙了(但这个应该不是主要原因)!

 

另一边是特斯拉自动驾驶主管Jim Keller宣布离职,当时马斯克邀请他加入特斯拉,一个主要原因是让他研究应用于自动驾驶的AI芯片。Jim Keller是半导体界的老熟人,资历非常深厚,曾在AMD公司任执行副总裁、处理器内核首席架构师。Jim Keller曾在苹果主管整个平台架构事业部,领导开发了好几代移动处理器,包括iPod、iPhone、iPad、Apple TV用的芯片。此外他还当过无工厂半导体公司P.A. Semi的设计副总裁,也在SiByte和博通工作过。

 

高管们离职的背后:AI芯片带来产业革命

 

据相关数据统计,2017全球半导体产业规模接近四千亿美元,市场非常巨大,而驱动整个行业发展的是物联网、人工智能、云计算、存储器等领域,人工智能是未来的又一个万亿级市场,AI最关键的技术之一是芯片。AI芯片不同于传统芯片,它是专门用于处理人工智能应用中的大量计算任务的模块,当前AI芯片主要分为 GPU、FPGA 、ASIC、DPU、TPU、NPU等。

 

今年是整个行业大爆发的一年,但同时对于这些半导体巨头而言,AI芯片也是它们重点布局的领域。高管们的离职原因各不相同,但有很多共同之处,就是在进行新业务的尝试和改革过程中,难免遇到与投资者或公司管理层意见不合的状况,同时AI芯片的研发难度高、见效慢(以AI芯片业务盈利的企业凤毛麟角),关于AI芯片该使用什么方法原理去实现,目前都没有统一的定论,这也是导致行业人事变动一大关键因素。

 

继续阅读
华为哈勃投资半导体激光器芯片研发企业源杰半导体

近日,企查查显示,哈勃科技投资有限公司新增对外投资。哈勃科技投资有限公司投资陕西源杰半导体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源杰半导体”)。

TCL:从手机、彩电制造商,到半导体显示业的重要支柱

2019年4月,TCL决定从多元化转为专业化经营,正式剥离消费电子、家电等终端产品业务,重组为“TCL科技集团”,仅保留半导体显示产业、产业金融及投资和翰林汇O2O业务。

上万家企业转战半导体浪潮背后的“暗流”

在楼下大妈都是无“芯”不谈的时代,众多企业转战半导体的“剧本”正在全面上演。

悬在中国半导体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卡脖子光刻机能解决么?

如果不是中兴和华为相继被美国禁令制裁,相信大部分人并不会关心中国半导体产业的状况,而光刻机更成为了热搜名词。

外媒:中国能否成为世界半导体的领导者?

过去二十年来,中国在电子产品的组装、测试和封装领域在半导体行业崭露头角,但目前在半导体集成电路的设计和制造方面处于落后地位,而对集成电路的需求很大。半导体行业每年创造了4000亿美元的全球收入,其本身的经济体量巨大,但该行业同时也推动了电信、计算和汽车行业等不同领域的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