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杀手锏”:为什么美国无法打破中国稀土全球产业链优势

分享到:

在中美经贸关系持续走低,美国对华经济政策越来越收紧的大背景下,中美稀土资源战愈演愈烈。

中美各自打出了一套稀土“组合拳”

两个多月前,美国共和党参议员克鲁兹向国会提交了“2020本土稀土议案”,企图以立法的形式在美国建立稀土供应链。微妙的是,如果以China(中国)为关键词搜索这份议案,显示结果为零,但通读这份议案之后,就会发现它的每一句话都在针对中国,目的就是结束对中国稀土和其他用于制造美国国防技术和高科技产品的关键矿物的依赖。

集微网在美国国会官方网站查询,发现几乎所有的涉及到中美科技和能源产业博弈之下的稀土国会议案都仅仅停留在最初的“introduced”(提交)阶段,貌似进入到下一轮议程——参议院内部讨论依然遥遥无期(如下图)。

而且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克鲁兹提出议案的同一天,我国财政部网站发布《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公布第二批对美加征关税商品第二次排除清单》,这份清单中,序号第五的就是稀土金属矿。

7月下旬,五角大楼方面还传出消息,美国国防部准备和澳大利亚稀土生产商莱纳斯(Lynas)矿业公司签订合同,启动在得克萨斯州建设重稀土分离加工厂项目的设计工作。与此同时,五角大楼还恢复了对MP Materials公司——加州芒廷帕斯(Mountain Pass)矿床的所有者的赞助。

MP Materials是几乎唯一一个能在美国本土主打稀土矿产开采业务的企业,因为它有中资背景,所以和五角大楼的关系相当纠结,在今年四月份曾出现美国国防部同意赞助MP Materials随即又紧急叫停的尴尬场景。

目前看来五角大楼最终还是和这两家开采、分离的稀土企业达成了合作,这个时间节点恰好在中国公布2020年度全国稀土矿开采总量一个星期之后。多年以来,我国对稀土矿产开采进行总量控制,2020年度全国稀土矿开采总量控制指标为14万吨,较上年增长6.1%,其中轻稀土指标占了其中的86%,为120850吨。 

2017年以来我国稀土开采总量指标(单位:万吨)集微网制图

短短几个月,中美双方在稀土问题上都打出了自己的一套组合拳。

他山之石——一个采访

集微网就新形势下的美国稀土开采与应用,以及中美战略能源的互动问题采访了ThREE咨询公司总裁,资深稀土问题分析专家詹姆斯·肯尼迪(James Kennedy)先生。

2011年8月,詹姆斯·肯尼迪华盛顿第三届钍能源联合会议上发表演讲(视频截图)

集微网:肯尼迪先生您好,很高兴这次有这样一个采访您的机会。目前中美外交关系的局势较为复杂,充满了各种不确定性,“科技战”有进一步升级的可能。今年五月中旬,美国共和党参议员泰德·克鲁兹(Ted Cruz)向国会提交了一项“2020年本土稀土议案”(Onshoring Rare Earths Act),在这项议案中,他为了让美国摆脱对中国稀土供应链的依赖,提出了减税和国防部资助计划等各种方案,对此您是怎么看的?

肯尼迪:减税就是变相的政府补贴,以政府补贴的方式促进产业振兴有着比较糟糕的历史记录,政府补贴真正产生的效力会导致很多新的和无法预测的问题。我希望如果减税计划能落实下来的话,应该完全且仅仅服务于国防部的承包商。但如果美国稀土产业链完全依靠政府补贴的话,科技大公司不可能愿意冒着巨大的政治风险臣服在国防部之下,他们还是会和中国的供应商保持基本的供求关系,那样的话,美国也不可能完全剥离开中国稀土产能。

集微网:全美唯一的稀土生产商MP Materials7月22日发表声明,美国国防部对该公司位于加州芒廷帕斯(Mountain Pass)的重稀土加工设施提供了资金支持。可不可以这样认为,五角大楼正在吸取对Molycorp多年前处置不当的教训并调整自身行动模式? 

(注:2010年之后,Molycorp曾是美国国防部唯一指定的本土稀土供应商。中国在2014年之后按照WTO要求增加了稀土产量,稀土国际价格迅速下跌,Molycorp无论在产能还是价格上都无法应对中国稀土企业的竞争,2015年宣布破产。)

肯尼迪:并没有。十多年前业内各方面已经向国防部发出警告,Molycorp无法和美国的整体科技产业格局相兼容,也无法满足五角大楼供应链的需求,但是五角大楼无视这些警告,继续力挺Molycorp。

而且当时美国出现了这样一种现象,80%的公司IPO(首次公开募股)的估值都无法和该公司的营业能力相匹配,也不存在相应的市场,他们也没办法从银行现金流的基础上生产出足够的产品,但国防部也无视了这类警告。

Molycorp当年在加州芒廷帕斯的矿床,它的破产是五角大楼的“痛点”(@华盛顿邮报)

之前Molycorp遭遇的各种问题现在又重新摆在了MP Materials面前,那么MP Materials这次获得国防部资助的结果也无非就是重复当年Molycorp的错误,我感觉五角大楼有一种“好战的无能”感(belligerent incompetence),强迫自己在错误的决策方向上连续押注。

所以说,美国国防部这一次的行动,只不过再次重复了你的问题中所说的“处置不当”,并没有吸取任何教训,把钱砸向了一个劣迹斑斑的公司,这家公司过往失败连连而且多次涉嫌商业欺诈。这个MP Materials,最终的结局也会是走向破产,投资者们会血本无归,而中国会继续享受在全球稀土产业链上不可动摇的巨大优势。

集微网:一些很资深的业内评论员认为,如果美国想打破中国在稀土供应领域内的垄断,那就必须找一个可靠的联盟伙伴。澳大利亚稀土生产商莱纳斯(Lynas)矿业公司27日宣布已与美国国防部签订合同,将由美方提供资助,启动在得克萨斯州建设重稀土分离加工厂项目的设计工作。莱纳斯是否将在美澳稀土合作中扮演一个关键性的角色?

肯尼迪:业内不少专家都认为莱纳斯的经营是多么的好,情况是多么的稳定,而且业务拓展很努力,发展的劲头很足。但很多人都忽视了莱纳斯所在的澳洲地区的稀土资源矿产储量是很有限的,而且莱纳斯的物流系统负载过高,当地的营商环境和上述一系列因素让其前景看起来不是那么光明。莱纳斯还和日本方面有合作,我现在甚至认为日本和澳大利亚有意把这个包袱甩给美国,五角大楼投资莱纳斯毫无意义。

2019年4月10日,马来西亚民间环保组织抗议莱纳斯在当地开采稀土造成的环境污染(@路透社)

莱纳斯集团在德克萨斯进行稀土分离和提炼之前,需要横跨两个大洋和三个大洲来运输原材料,为什么五角大楼会选择这么一个公司合作?即便是分离出来,距离真正的应用稀土金属和稀土磁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要知道他们需要服务和为之采购的是美国国防部,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战争机构,而不是像苹果这样的私有科技公司;更甚者,按照莱纳斯的计划,仅仅分离钐(samarium)、铕(europium)、钆(gadolinium)的预算就高达5000万美元,按照稀土资源大类案例分析,上述这些元素都不是重稀土资源,也无法满足五角大楼特定的采购需求。

集微网:我们发现,美国的风险投资或者信托基金很少进入稀土的开采和分离领域,这可不可以证明您的一个论断,在稀土产业链问题上,自由市场经济的胜利是虚假的(free-market victory was a sham)?如果自由市场并非美国解决稀土问题的理想模式,那么它的反面是不是正确的路径?

肯尼迪:基于这个可观察到的经济学的“市场”,私有资金进入到美国稀土领域并非是一个理性的选择。然而当今经济学领域恰恰是用一些很非理性的规则来定义的,而且这些规则对开采自美国本土的稀土矿产有着诸多的限制,同时,在涉及到冗繁的责任厘清、开采成本等法条中,这些规则却又语焉不详。白宫目前正试图在这个问题上找到一个妥善的解决方案。如果可以成功的话,私人资本才会大规模流向集团合作性的商业结构中,在这个结构框架的优势是可以集中优质资金,平摊风险和降低稀土向终端用户的输送成本。

集微网:今年年初,在中美首阶段贸易协议中,中国承诺未来两年向美国购买2000亿美元产品,其中包括钪及钇等两种用于生产灯具及电脑的稀土。但美国国内目前并不生产钪和钇,只有一些小型的美国矿产公司初步有意向开采带有这两种元素的稀土矿,这让众多战略能源专家感到很疑惑。您如何解读这份协议?

肯尼迪:中国决定从美国进口钪和钇,很显然是一个让步条款,这很巧妙,因为美国方面急需扩大稀土产能,所以主动加了这么一个临时条款,但好像又没有弄明白这个涉及到国家安全的能源产能到底如何,还觉得自己占了便宜。就像你所说的,美国本土目前根本没有开采钪矿,钇也只有很少一部分,在这份协议签订完成的那一刻起,美方就被狠狠地打脸了。

集微网:感谢您抽出时间接受我们的采访。

多年以来,詹姆斯·肯尼迪先生一直密切关注中美两国稀土产业的发展和互动,并且在社交媒体上非常活跃,接受美国各大主流媒体的约稿,每年发布至少有8万字的有关稀土问题的评论,并且他在美国各类学术圈内的社团机构的参与度很高,比如在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钍能源联盟(TEA)等等都发表过很多文章,而且在曾在联合国稀土能源大会上发表过演讲。他接受集微网的采访内容可以当做一家之言,作为观察中美科技、能源合作图景的重要参照。

总结

相比美国打压中兴、华为这些典型的设备供应商,并且出台一系列“实体清单”并且限制中资互联网企业在美国的存在感的决策速度,它们在稀土问题上的反应相对迟钝且应对乏力,恐怕有“不得已的苦衷”。

各国稀土储量占全球总储量百分比,美国大约是13%(@AFP

首先,美国无法依赖惯常的“自由市场”模式打造一个不依赖中国的本土稀土产业链。美国稀土占全球储量超过10%,却几乎完全依赖进口,恰恰是私人资本趋利避害的性质所决定的。和页岩气开采不同,对稀土矿产资源原材料的发掘提取会产生严重的环境问题,而且走的是劳动力资源密集型路线,虽然稀土本身对高精尖科技行业以及军工行业有极其重要的影响,但开采和分离流程则被民间资本视为“夕阳产业”,投入成本高,风险大,回报率低。

其次,我国稀土工业的指导性意见主要来自国家能源部和工业信息部,但美国却不同,由于历史的原因,五角大楼把稀土这一领域视为“禁脔”。利出一孔,形成了一个和外界半绝缘的小型“稀土军政府”,不但和美国联邦政府的能源部、商务部无法做到完全通气,还选择了和澳大利亚或者日本相关部门的外围合作。澳大利亚莱纳斯集团这样一个在东南亚和日本已经“人人喊打”的企业入主美国,负责稀土矿产的开采和分离,无疑是一种美国海外的负资产倒灌。

所以,美国无法打破中国在全球稀土产业链上的绝对优势地位,这一现象集中反映了几十年来美国“去工业化”、“去制造业化”造成的资本趋利和国家安全利益的结构性脱节。

继续阅读
完善中国半导体产业链,电子级超高纯铝及大型高品质铝合金项目落户浙江宁波

北仑区传媒中心消息显示,近日,年产2000吨电子级超高纯铝及年产3万吨大型高品质铝合金产业化项目正式落户浙江宁波北仑芯港小镇。由于这类产品长期被国外垄断,该项目的实施将填补国内空白,完善中国半导体产业链。

中国5G将成全球最大市场

日前,工信部与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举行5G商用启动仪式,这也标志中国5G正式商用。同时,三大运营商还披露了最新的5G商用城市名单,国内包括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等50个城市成为5G首批开通城市名单。

中国无线通信大会9月23-24日在上海举办

2009中国通信市场火热的争夺战况堪比今夏的天气——持续高温。3G上马,全业务运营,移动固网融合趋势加剧促使三大运营商“三足鼎立”局面逐渐形成。

张忠谋:半导体景气明年会恢复过去水平

10月21日消息,台积电上周举行员工运动会,董事长张忠谋对半导体明年的景气预估,则是乐观的表示,可望恢复去年金融海啸前的水平。张忠谋也在运动会中宣布,由于台积电今年营收还是缴出亮眼的成绩,下个月将加发半个月的工作奖金,顿时全场欢声雷动。

外媒:中国的5G技术领先于世界其他国家

参考消息网7月12日报道 拉美社7月8日报道,一份商业报告指出,到2023年中国将凭借5G技术引领智能手机市场,目前中国的5G技术领先于世界其他国家。

精彩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