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数字化转型 IT与OT不应成为瓶颈

分享到:

随着工业化的不断推进,越来越多的人工操作将被软件或机器所替代,工业自动化程度也将得到大幅提升,而这都是在IT与OT的不断深化融合中得以实现的。

在工业领域中,IT(Information Technology)信息技术与OT(Operation Technology )操作技术之间天然存在着种种差异,两者都有各自的目标,沿着不同的路径发展,并各有各的生态体系。因此,长期以来IT与OT之间都是相互隔离的状态。但在今天工业信息化与数字化的发展趋势下,IT与OT之间的这种鸿沟显然愈发阻碍了制造业向未来挺进的步伐。

随着工业信息化建设的不断深入,在制造业中以往不同协议、不同厂家等异构产品的整合及管理问题更加凸显,这也一直困扰工业和制造业的管理者。而在IT领域中,统一管理的概念及产品早已成熟,如果将IT管理理念引入OT管理当中将大大提升其生产效率。

 

 

因此,近年来OT开始逐渐拥抱IT,IT也开始更多的融入到各种工业环境当中,而如何将IT与OT进行更加有效的融合,已经成为工业数字化转型的基础和关键所在。

众所周知,随着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和大数据的出现及运用,IT与OT之间的融合也愈发紧密,但假如在合适的时机缺乏合适的信息,也会导致决策错误和产生不可靠的行动。换句话说,面对工业生产环境,对于IT与OT来说都将面临更加苛刻的要求,因此两者融合也将是一个分阶段的实施过程。

而随着工业4.0的来临,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将IT技术引入到OT技术之中。以纺织制造企业为例,瑞士欧瑞康纺织集团(原苏拉集团)就是一家全球科技集团,也是纺织机械全面解决方案的世界领导者,其设备与服务涵盖了整个纱线生产(天然纤维和人造纤维)以及非制造产品生产领域。

欧瑞康信息部IT经理韩志军就曾表示,“工业IT方案永远都是朝着更加安全可靠、更高价值,同时兼顾灵活可变而努力。”这看起来与传统IT场景的需求有一定差别。

另外,在上云方面,欧瑞康也有自己的打算,将建立起公有云+私有云的混合云方式,以及ERP等企业应用平台的融合,这些都将依赖IT与OT的有效融合,才能实现对企业总体数据的协作与共享,并从生产数据中挖掘出更大的价值。

同时,基于内外网络的商业数据保护,也是工业制造的一个重要基石,这也是工业IT与传统IT的一个很大不同。在工业IT中,不仅要保障网络的可靠连接,更要对网络进行合理划分,保证其安全性,其次才是网络的灵活性需求,这也是IT在工业制造领域中的主要需求与方向。

而随着OT与IT的融合度越来越高,工业数据的价值将得到进一步的释放,未来制造类企业的内部平台将逐渐整合,外部数据会不断向云端迁移,而内外部数据的统一管理与协作能力,将成为未来工业数字化转型的重要技术指标。

可以想见,随着工业化的不断推进,越来越多的人工操作将被软件或机器所替代,工业自动化程度也将得到大幅提升,而这都是在IT与OT的不断深化融合中得以实现的。

 
继续阅读
工业数字化转型 IT与OT不应成为瓶颈

随着工业化的不断推进,越来越多的人工操作将被软件或机器所替代,工业自动化程度也将得到大幅提升,而这都是在IT与OT的不断深化融合中得以实现的。

数字化赛道 机器人加速奔跑

近年,实现产业数字化成为市场追求的新目标,因为数字化意味着降本增效,利润最大化,后疫情时代尤其凸显,以机器人产品为新载体的数字化赛道提前进入冲刺阶段。据商务部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春节假期7天(2月11日-17日),全国重点零售和餐饮企业实现销售额超8000亿,机器人送餐近百万次。据悉,一台擎朗送餐机器人一天可以跑一两百趟,其配送效率完全超过了一个服务员的传菜效率。

中国工业机器人投资发展的三个效应思考

近日,工信部对外公布2020年我国机器人行业运行情况。数据显示,2020年1-12月,全国工业机器人完成产量237068台,同比增长19.1%;全国规模以上工业机器人制造企业营业收入531.7亿元,同比增长6.0%,实现利润总额17.7亿元,同比下降26.9%,降幅较前三季度收窄24.4个百分点。

工业占比下降:机器人产业发展机会在哪?

今天看到一篇担心我国去工业化的文章,分析得不无道理。从2010年以来的10年时间里,我国第二产业占经济的比重从46.5%下降到37.8%,而同期第三产业比重从44.2%上升到54.5%。往好的方面讲,经济结构从第二产业向第三产业升级;往坏的方面讲,第二产业萎缩速度过快,意味着产业空心化。毕竟我国还不是高收入国家,仍然需要制造业立国。

医药行业数字化转型的主要特点

医药作为传统行业,其信息化建设起步较早、对新技术的接受程度较高,但在深入应用方面却进展缓慢。医药行业数字化转型是以医药数据的采集、存储和分析为核心,以数字技术的应用为手段,实现在医院管理、医药诊断、区域医药等领域业务流程和数据流程的数字化管理,以及数字技术在医药场景中的深度应用。此次研究主要针对公共卫生机构、医药机构等数字医药技术应用主体,居民个人自我健康管理数字化转型不在此次研究范围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