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网络升级进行时 独立组网将成未来主旋律

分享到:

NSA是“一网多用”,SA是“专网专用”。NSA模式的网络就像城市道路,既跑汽车也跑自行车,而独立建设的SA模式网络类似于高速公路,跑的都是5G信号。

5G技术发展至今,大家对5G的两种组网方式已不陌生,尽管我国5G建设不断跑出新速度、新高度,但从近日“联通电信辟谣首批5G用户被抛弃”登上微博热搜看,大家仍对独立组网(SA)和非独立组网(NSA)两种5G组网方式关注度不减,而且仍有部分群众对我国的5G建设和业务运营原则存在理解偏差。

一个是“一网多用”,一个是“专网专用”

SA和NSA的主要区别在于,是否需要依附现有的4G网络进行5G网络部署,反映的是基站和核心网的搭配方式。

从它们的中文释义也能看出其中的差别,NSA是“一网多用”,SA是“专网专用”。

 

 

在5G NSA组网方式下,4G、5G共用核心网,直接利用4G基站加装5G基站,即可快速实现5G网络覆盖。作为5G标准的核心网,SA核心网的信令格式、流程及核心网架构都是全新的。

简单地说,NSA模式的网络就像城市道路,既跑汽车也跑自行车,而独立建设的SA模式网络类似于高速公路,跑的都是5G信号。这也是为什么业界将NSA看作5G的过渡方案。

5G的两个组网选项牵扯着网络时延、上行带宽、网络灵活敏捷性和服务可靠性等一系列5G性能指标的差异。

相比之下,NSA模式更有利于资源的最大利用,无论对用户还是对运营商来说,时间成本和资源投入都更少。SA模式则更能发挥5G的三大技术优势——增强移动宽带(eMBB)、海量机器连接(mMTC)和低时延高可靠(URLLC),并在此基础上支撑实现更为丰富多元的场景业务,提供包括网络切片、超低时延链接、海量链接等诸多NSA模式无法提供的能力。

如工信部前部长苗圩所言,真正要体现5G性能,还得依靠SA模式的5G网络,而不是基于4G核心网上面的NSA模式。

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曾坦言,在全球率先启动SA大规模建设,除产品成熟性和稳定性的考验外,SDN、NFV、SRv6、网络切片、SD-WAN 等大规模组网技术尚待验证。

SA模式是5G组网的终极方案

在5G网络建设的最初阶段,SA与NSA模式混合并行,但几乎所有的国家都视SA模式为5G组网的终极方案,我国也不例外。

通信行业专家陈志刚介绍,2017年12月,5G NSA核心标准冻结,引起全球广泛关注,由此引发业内外对5G组网方式的长期讨论。

早在5G商用发牌前,对我国5G网络部署该走SA模式还是通过NSA模式逐步过渡的争论一直都未断绝。

大部分运营商之所以选择在4G核心网的基础上采用NSA方案作为过渡,5G建设投资大是众所周知的原因之一。

通信行业分析师柏松说:“节省投资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从3G、4G的经验看,先拥有网络基础设施,将极大减少后期的过渡成本,为中国开创性的5G技术探索积累经验。”

但是,NSA模式如同“半个5G标准”,毕竟无法完成发挥5G网络的技术优势。2018年,5G独立组网标准正式冻结,我国各电信运营商开始公布独立组网计划。

2020年3月24日,工信部发布的《关于推动5G加快发展的通知》中提出,“支持基础电信企业以5G独立组网(SA)为目标,控制非独立组网(NSA)建设规模,加快推进主要城市的网络建设,并向有条件的重点县镇逐步延伸覆盖”。

柏松说:“尽管工信部早已明确,SA是我国5G未来主要发展方向,各电信运营商也有积极筹谋,但以该通知为标志,运营商新建的基站将全部为SA基站。2020年可以看作是我国5G SA新基建建设和发展的元年。”

2019年,我国所建的5G网络还基本属于非独立组网。2020年11月,中国电信在天翼展上宣布在全球率先商用5G SA网络,覆盖全国300多个城市。前不久,中国移动表示已建成覆盖我国31个省市、337个城市的全球最大5G SA商用网络,SA终端将在2021年全面普及。

新事物的成长总要经历由小到大、由不完善到比较完善的过程,5G建设也是如此。

运营商短期内不会关闭NSA网络

虽然SA模式组网已是5G建设主旋律,但大量4G基站仍会继续存在。从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回应看,目前不存在关闭5G NSA网络一说。

柏松说:“从非独立组网向独立组网的过渡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会出现一刀切式的直接断网现象。”

资深电信行业咨询师马继华表示,无论是运营商还是用户,尝鲜总要付出代价。技术终有过时而被替代的那一天,建设者和使用者不可能永远停留在某一阶段,这是移动通信代际进步的典型特征,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小灵通、2G、3G手机都走过了同样的历程。

“运营商抛弃原来NSA用户的说法不准确。”马继华强调,目前第一批仅支持NSA的5G手机还可以使用,不排除未来运营商会迫于基站资源和运营成本压力拆除或升级NSA的可能,但这也是第一批5G手机使用生命周期之后的事了。

当然,不管是手机厂商还是运营商,应该告知用户真实情况,让用户理性选择。“科技发展日新月异,迭代速度越来越快,产品的生命周期也越来越短,用户需要合理抉择。”马继华如是说。

“运营商在用户告知上还需要更精心、更详细,手机厂商在产品宣传上也应避免夸大误导。”柏松说,“运营商和厂商应该多加关注那些5G NSA终端用户的合理诉求,他们中有很多人是5G最早的支持者。”

中国电信董事长柯瑞文指出,我们要清醒地认识到,5G仍处在发展初期,全面满足客户期待、进一步孕育成熟还需产业各界共同努力。

柯瑞文说:“特别是在提升终端SA支持率、SA行业模组产业化、协同打造SA通用应用、探索总结基于5G的产业互联网解决方案等方面,亟须各位产业伙伴加大投入力度,加快创新步伐。”

SA/NSA双模已是5G终端标配

非独立组网终究是要向独立组网演进,但谁都无法准确预测这个进程会有多快。明确可知的是,即便是在SA方式的5G网络中,也绝不意味着早期NSA的5G手机就不能用了。

2019年底,5G舆论场曾上演了仅支持NSA组网的手机是不是真正的5G手机的大论战。那时,5G手机大多数只支持NSA,最早兼容NSA和SA的双模手机出自华为。

那个阶段,我国的电信运营商向5G体验用户发出告知提醒,目前仅支持NSA的单模5G手机,在只有SA模式网络的地方,将无法连接到5G网络。

目前国内仅支持NSA组网的手机为2019年下半年发布的7款机型,大家的争论点都聚焦在了SA模式网络下早期这批NSA单模手机的命运。

记者从中国电信了解到,即便终端只支持NSA模式,而基站是SA模式,用户也不必惊慌,虽然不能接入5G,但使用4G网络没问题。

只是,仅支持NSA模式的手机终将退出历史舞台,中国联通近日发布的《中国联通5G终端白皮书第四版(2021年度)》中明确提出,5G终端应支持SA/NSA双模。

随着SA模式网络建设和运行的逐步完善,各电信运营商针对终端的规划将越来越明晰,中国移动明确表示,2021年的重要任务之一就是促进5G端网匹配,将5G用户向5G SA网络牵引。

继续阅读
汽车智能为什么需要5G技术?它真的能让自动驾驶变成现实吗?

根据国内三大运营商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国内5G终端用户规模已超过2亿,5G智能手机出货量超过1.63亿部,5G基站建置超过70多万个,全球规模最大。估计2020年三大运营商在5G的投资金额超过人民币1800亿元(约278亿美元),约占全年度资本支出的53%。随着5G基站的进一步建设以及5G配套应用的不断发展,近2到3年将会出现5G手机的换机潮。

华为和中兴被禁?印度政府批准十余项非中国供应商5G试验申请

据印度媒体ETTelecon报道,一位印度政府高级官员透露,印度政府已经批准13项5G试验申请,但其中不包括华为和中兴等任何中国供应商。

算力提升、架构变革、5G赋能,人工智能芯片未来5-10年迎来重大机遇期

AI赋能新药研发、边缘计算加速物联网智能、端侧芯片让芯片算力更强大……日前,主题为“智芯赋能·与AI同行”的2021 AI芯片+大数据国际高峰论坛在上海举行。

数字经济助力中国经济新旧动能转换,运营商5G力量展现

在福建,福建省经济信息中心近日发布的《2020年福建省数字经济发展指数评价报告》也显示,数字经济正引领福建省经济在高质量发展的道路上快步前进。当下,数字经济已成为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中之重,在数字经济的浪潮中,运营商5G建设不断为各行各业数字化转型注入新动能。

突破网络桎梏:云计算与人工智能,需要什么样的数据中心网络?

计算、存储和网络是云计算最基础的三大件,存储介质从机械硬盘(HDD)演进到闪存盘(SSD),读写速度提升了不止100倍;GPU以及专用AI芯片的繁荣,使得智能计算能力也提升了100倍以上;而网络通信的带宽和时延却没有实现等比例的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