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脏有缺口 机器人来“补”

标签:机器人
分享到:

手术进行中

管床医生和病人

今年30岁的贵州人周鑫(化名)近日在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心脏外科接受了先心病修补手术。该手术特别的地方在于第一次有了达芬奇机器人的参与,周鑫也是贵州省首位由达芬奇机器人完成心脏手术的先心病患者。

“现在的医疗技术水平太高了,我觉得自己运气也特别好,做完这么大的手术都没有什么感觉。”周鑫说。周鑫做完手术后,经医生检查,没什么问题,马上就可以出院了。

据介绍,机器人心脏手术实际上是在胸腔镜微创心脏手术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新技术。机器人微创心脏手术具有创口小、时间短、成功率高及效果好等特点。此次手术的顺利开展,填补了我省先天性心脏病外科治疗领域的空白。

一次入职体检

发现先天性心脏病

周鑫说,今年的一次入职体检中,自己被告知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且房间隔缺损达3厘米。“没想到这个病是从小就有的。医生说,必须手术,不然有可能没命。”可是,得知手术必须开“大刀”,周鑫又有点发怵。

“从小也没进过多少次医院,当医生说开胸手术就是要先打开胸口、断肋骨,把心脏露出来、补好,再把胸口缝合起来,因为创口大,至少要在床上躺一个月。光听手术过程,都让我腿发软,更不要说有勇气上手术台了。”周鑫说,她和爱人为手术辗转咨询了多家医院,希望寻求一个最安全且创口最小的手术方案。然而,他们得到的结果大都是:不适合介入封堵手术,建议进行外科手术治疗,而且术后胸口就会留下10厘米以上的刀口。

“达芬奇”上场

顺利完成手术

经过一系列评估后,贵医附院心外科团队给他们推荐了“达芬奇机器人”。贵医附院心脏外科副主任杨思远介绍,正常来说,先天性心脏病患者一般要在小时候进行手术,年龄越大,病情也会随之加重,手术难度也会更大。从病人恢复以及安全的角度考虑,采用机器人进行手术的风险最小。

听完医生的介绍后,周鑫和丈夫权衡再三,决定采取机器人手术方案。近日,在贵医附院心脏外科团队、麻醉科、手术室等多学科以及机器人的配合下,周鑫顺利完成了房间隔修补术,术后恢复不错,第二天就转入了普通病房。

机器人手术

助力病人快速康复

本次心脏上动刀的“专家”是“第四代达芬奇手术机器人”,也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内窥镜机器人手术系统。“达芬奇机器人于2019年11月份在我院‘上岗’,此次是第1次用在心脏科手术上。”贵医附院心脏外科主任胡选义表示,心脏手术从常规的外科手术方法,到介入手术,再到机器人外科心脏手术,手术方式进行了三次升级,目的都是为了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为病人消除病痛,避免病人二次受创,达到快速康复的目的。

据了解,第四代达芬奇手术机器人有7个可旋转540°的手术器械手臂,即使在人手不能触及的狭小空间也能精准操作,超越了人手的局限性,其实时的监控系统也确保了手术的安全性,可有效杜绝误操作的发生。同时,拥有10倍放大的3D高清影像系统,可更清晰准确地在镜下还原器官的解剖位置,更精细地辅助手术医师完成很多种类的高精尖手术。

“例如这位患者,我们只需要在她的前胸开3个2厘米左右的小孔,且都在较为隐蔽的位置,手术在心脏跳动过程中就可完成,术后不影响美观,降低了手术风险,今后还将推广在更多的心脏外科手术上使用。”胡选义说。

继续阅读
零距离直击机器人肺癌微创手术,医生手脚并用像开战斗机

近日,广东省医师协会胸外科医师分会暨广东省胸部肿瘤防治研究会机器人与微创外科专委会2021年机器人胸外科手术现场观摩交流会在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黄埔院区举行,来自广东省内的十多位胸外科医生“零距离”现场观摩了中肿专家如何用手术机器人进行肺癌和纵隔肿瘤根治手术。

为什么深度学习对智能机器人来说必不可少

深度学习是工业机器人的核心技术,它可以根据环境的变化推动机器人摆脱束缚,独立地进行工业操作。和人类一样,它可以通过不断的学习来丰富自己,以适应不断变化的工业环境。

心脏有缺口 机器人来“补”

今年30岁的贵州人周鑫(化名)近日在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心脏外科接受了先心病修补手术。该手术特别的地方在于第一次有了达芬奇机器人的参与,周鑫也是贵州省首位由达芬奇机器人完成心脏手术的先心病患者。“现在的医疗技术水平太高了,我觉得自己运气也特别好,做完这么大的手术都没有什么感觉。”周鑫说。周鑫做完手术后,经医生检查,没什么问题,马上就可以出院了。

智能制造趋势下,国产工业机器人将如何发展?

在我国制造行业逐渐呈现出稳定发展趋势的同时,智能制造行业成为驱动我国制造行业的主要动力之一。智能制造的发展离不开智能装备的支持,智能制造装备产业链上游核心零部件相关核心技术积累和自主生产能力较弱。工业机器人成智能制造发展的重要力量,相对于发达国家,我国工业机器人还有较大发展空间。整体而言,智能制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机器人技术推动工业领域的数字革命

近年来,自动化过程在世界各地的采用速度一直在加快。生产效率的显著提高导致人们对工业机器人取代低技能工人的兴趣增加。根据国际机器人联合会(IFR)的数据,全球平均机器人密度为每1万名人类工人拥有70多个机器人。然而,欧洲在该行业处于领先地位,平均每1万名工人生产100多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