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看待人工智能带来的失业问题?

标签:人工智能
分享到:

近日,人脸识别成为售楼处标配的新闻上了热搜,将个人信息安全问题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乃至有人戏言要戴头盔看房。随着人工智能与生活深度融合,引导其有益于人类社会不仅要发展智能,更要用好“人工”。处理好人机关系,才能更好地享受人工智能的红利。

人工智能需要基于大数据学习,而数据库建设难免涉及个人敏感信息;人工智能颠覆了网络监管模式,但新的监管模式尚未形成;人工智能冲击了感情伦理,但调适人工智能与人关系的伦理体系正待建立……凡此种种,使得公众对人工智能态度复杂亦在情理之中。

然而自动导航、智能制造、智慧城市等新形态正不断满足着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治理人工智能发展带来的隐忧,不能靠因噎废食式的“反科技”来达到目的,管理好应用好人工智能,又何尝不是“人工”的另一层含义。

治理人工智能需要与时俱进的法律。回顾历史不难发现,适应时代的法律总是与科技进步相伴而生。伴随着工业革命兴起,英国颁布了世界上第一部专利法《垄断法规》,被誉为“发明人权利的大宪章”。今天,适应我国人工智能领域发展新形式,《民法典》《网络安全法》明文规定保护公民信息安全,《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使保障公民个人信息有法可依,以及针对人工智能参与创作作品的法律实践,正在给人工智能设定边界,为实现人工智能健康有序发展提供保障。

治理人工智能需要健全的伦理体系。正如曾经改变了世界的蒸汽机、发电机一样,人工智能正在展现出颠覆性力量,只有处理好人机关系,才能更好享受人工智能红利。作为人类智能的产物,人工智能需要以人的道德价值为行为依据。如果说阿西莫夫《基地三部曲》里提出的“机器人三原则”是从限制机器角度为人类发展撑起保护伞,我国出台的《新一代人工智能治理原则——发展负责人的人工智能》则从人的角度指出了人工智能责任主体的共同性,这意味着技术研发者、管理者和使用者即需要共同遵守相关伦理,避免因人类自身的技术理性崇拜,将人工智能引向可能伤害人类的通用型超人工智能。

或许不仅仅是人工智能,在未来的历史进程中,科技越智慧,就越需要人治理的智慧。

继续阅读
数据网格在物联网、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中的用例和应用

网格以分散的方式跨物理和虚拟网络分布数据。与需要高度集中的基础架构的传统数据集成工具不同,数据网格可以跨本地、多云和单云边缘环境工作。

揭秘i.MX SoC中的“安全总部”!

边缘时代始于人工智能 (AI) 从云端向网络边缘的迁移。如今,在家庭、办公室、工厂和汽车中有大量智能物联网设备,其数量超过了现有的数十亿云联网PC和智能手机。

人工智能如何颠覆SaaS市场?

在过去的十年中,从企业到软件即服务(SaaS)的狂热推动,使最终用户能够避开与软件维护和实现相关的一些关键障碍。其中主要包括安装和升级的便捷性、精简的测试和培训,以及最大限度地减少原本庞大的前期成本。

我们需要重新定义人工智能的伦理吗?

人工智能有两个明显的目标,就目前而言,这两个目标并不相互排斥,但其中只有一个可以长期造福人类。这些目标要么是加强人们的工作,要么是取代人。最近有两个故事引起了我的注意,这表明我们可能需要调整我们认为的道德行为以正确利用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安全大赛收官 专家学者探索对抗攻防新思路

北京9月17日电 (林依 张素)试想一下,有人将一张“神奇贴纸”放置在面部,就可以使人脸识别门禁系统“误认”是你,从而轻易打开大门;同样是这张“神奇贴纸”,把它放置在眼镜上,就可以1秒解锁你的手机人脸识别……

精彩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