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看待人工智能带来的失业问题?

标签:人工智能
分享到:

近日,人脸识别成为售楼处标配的新闻上了热搜,将个人信息安全问题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乃至有人戏言要戴头盔看房。随着人工智能与生活深度融合,引导其有益于人类社会不仅要发展智能,更要用好“人工”。处理好人机关系,才能更好地享受人工智能的红利。

人工智能需要基于大数据学习,而数据库建设难免涉及个人敏感信息;人工智能颠覆了网络监管模式,但新的监管模式尚未形成;人工智能冲击了感情伦理,但调适人工智能与人关系的伦理体系正待建立……凡此种种,使得公众对人工智能态度复杂亦在情理之中。

然而自动导航、智能制造、智慧城市等新形态正不断满足着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治理人工智能发展带来的隐忧,不能靠因噎废食式的“反科技”来达到目的,管理好应用好人工智能,又何尝不是“人工”的另一层含义。

治理人工智能需要与时俱进的法律。回顾历史不难发现,适应时代的法律总是与科技进步相伴而生。伴随着工业革命兴起,英国颁布了世界上第一部专利法《垄断法规》,被誉为“发明人权利的大宪章”。今天,适应我国人工智能领域发展新形式,《民法典》《网络安全法》明文规定保护公民信息安全,《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使保障公民个人信息有法可依,以及针对人工智能参与创作作品的法律实践,正在给人工智能设定边界,为实现人工智能健康有序发展提供保障。

治理人工智能需要健全的伦理体系。正如曾经改变了世界的蒸汽机、发电机一样,人工智能正在展现出颠覆性力量,只有处理好人机关系,才能更好享受人工智能红利。作为人类智能的产物,人工智能需要以人的道德价值为行为依据。如果说阿西莫夫《基地三部曲》里提出的“机器人三原则”是从限制机器角度为人类发展撑起保护伞,我国出台的《新一代人工智能治理原则——发展负责人的人工智能》则从人的角度指出了人工智能责任主体的共同性,这意味着技术研发者、管理者和使用者即需要共同遵守相关伦理,避免因人类自身的技术理性崇拜,将人工智能引向可能伤害人类的通用型超人工智能。

或许不仅仅是人工智能,在未来的历史进程中,科技越智慧,就越需要人治理的智慧。

继续阅读
寻觅意识,人工智能将何去何从?

在许多科学家看来,人工智能并没有达到其支持者的宣传效果:安全的无人驾驶汽车现在还没有出现,在短时间内也不会出现;机器人不会承担我们所有的家务劳动,让我们腾出更多的时间玩乐。不过,往好处想,机器人也不会像电影中那样接管世界,把人类变成奴隶。

人工智能已经落后了,群体人工智能将帮助人类更好地进行太空探索

现在没有人说人工智能了?确实,人工智能已经落后了,群体人工智能将是未来主流。未来无论是月球机器人还是火星机器人,或者是空间站机器人,他们一定是成群结队的,他们会像蜂群、鸟群或鱼群一样聚集在一起。最近几年,群体机器能够覆盖更多的任务,完成单个机器人无法完成的任务,在太空探索任务中得到了越来越广泛的应用。此外,一群机器人在月球或者火星工作,一个坏掉,其他机器人还可以替补,备用这个词语在地球之外特别的关键。当然啦,说起来很简单,做起来就不容易啦。

国外科学家创造“超网络”,用于开发人工智能的“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本质上是一场数字游戏。10年前,深度神经网络开始超越传统算法时,表明我们已经有足够的算力去创造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若能自主思考,是不是就成了一个机械生命体?

无可否认,人类已经迈入了人工智能时代,人工智能技术蓬勃发展的同时,我们身边的一切也正因此而发生着变化。

人工智能的前世今生及其未来走向

人工智能的概念早已有之,人类有史以来,一直对人工智能心存幻想,最早的人工智能雏形要追溯到远古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