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工业互联网推动急不得,强推或损害中国制造

分享到:

在此前国内首届5G+工业互联网大会上,公布的数据指出国内采用5G+工业互联网的项目数量已超过1100个,随着5G工业互联网的应用,也暴露了一些问题,一些业界人士认为急于推动5G工业互联网或许不符合中国制造的实际,进而损害中国制造。

 

 

业界强调5G的优势是低时延、大带宽,在媒体宣传方面也一直强调5G的优势,然而5G的劣势也非常明显,例如成本高、覆盖范围小等问题影响着5G的发展。

5G的成本高,首先就是网络的建设成本高,由于采用了高频频段导致基站的覆盖范围小,因此5G基站的建设密度远超4G,普遍认为5G基站的建设密度是4G的1.5倍-2倍,同时还需要加强光纤传输建设,这都导致5G网络的建设成本远高于4G。

其次体现在5G的运营成本偏高,业界人士指出如果建成与4G覆盖相当的5G网络,5G网络的电费将高达2000亿,这将吃光当下三家运营商的全部利润,高昂的电费甚至迫使运营商不得不在空闲时段关闭5G网络。

成本恰恰是制造业的首要考虑,中国虽然已连续11年成为全球最大制造国,不过中国制造业主要还是中低端制造,导致中国制造业的利润偏低。

中国十大钢铁企业之一的宝钢公布的2020年前三季度业绩显示营收2000.23亿元,净利润78.59亿元,净利润率3.9%;联想是全球第一大PC企业,2021财年第二财季业绩显示营收1005亿元,净利润为21.5亿元,净利润率为2.1%;中国第一大手机品牌、全球第三大手机品牌小米2020年的营收为2458.7亿元,净利润为130亿元,净利润5.3%。

中国这些行业领先者的净利润率尚且如此,其他行业的制造业企业的净利润率自然不会太乐观,净利润率偏低的中国企业自然更需要控制生产成本,如果强推5G工业互联网将导致这些企业的成本大幅上升。

业界人士指出,当下的5G模组成本过高,5G模组的体积过大,强行推进5G工业互联网将迫使企业不得不对生产线改造;虽然5G的时延较4G时延大幅降低,然而它的时延依然比有线宽带高得多,此外还有工业生产的震动环境等都导致5G无法满足制造业的要求。

如此一来,如果强行推进5G工业互联网,那么利润低微的中国企业将难以承受成本的上升,中国制造业的竞争力势必会被削弱;当下中国的制造业还面临着东南亚、印度乃至非洲的制造业竞争,近期苹果和富士康、纬创等合作将制造厂向成本更低的东南亚和印度转移就体现了这一点,如果再推进5G工业互联网,对中国制造业可谓雪上加霜。

5G工业互联网或许有它的优势,但是在推进5G工业互联网的过程中应根据各个行业的差别有选择地推进,而不是一刀切,如果5G工业互联网确实有利于提高竞争力的行业可以推进,而本就无法承受成本上升的制造业应该暂缓。

继续阅读
工业机器人再掀热潮,市场进展到哪一步了?

据相关数据显示,2012-2020年我国工业机器人产量呈逐年上升趋势,到2020年时我国工业机器人产量已达到了237068台,累计增长了19.1%,到2021年上半年,我国工业机器人的产量为136405台,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73.2%。总体来看,工业机器人发展趋势较好。

48万站5G基站已经上路,700M建设难点在哪里?

700Mhz频段具有覆盖广、穿透力强、组网成本低等特点,所以又被称为黄金频段。日前,备受关注的中国移动与中国广电5G 700M基站和天线产品集采结果的正式出炉,至此我国5G 700M规模建设的大幕也正式拉开。

5G时代人工智能的风口在哪个行业?

在这个过程中,很多应用都在不断加入其中。比如计算机跟通信的融合产生了互联网、互联网跟手机的融合带来了移动互联网。

3G火了社交,4G火了直播,5G会带来什么呢?

3G网络强化了图像、音乐、视频流等多种媒体处理形式,一度让微信、微博等社交软件炙手可热;4G网络的普及,燃起了全民直播的时代,从各种美女大V到影视明星,从行业翘楚到普通百姓,一时间“粉丝经济”被推到风口浪尖上,直播间送鲜花、刷火箭等已经成为司空见惯的状态。

我国包揽全球70%的5G基站,美国难以阻挡

我国互联网行业快速发展,对信息传输的要求也越来越高,5G技术应运而生,华为成为5G领头羊,美国见状加大对华为打击力度。但即使美方设下多重限制,我国5G建设依旧取得世界瞩目的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