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晚舟归国,华为是否会迎来转机?

标签:华为
分享到:

为了更好活下去,华为正在不断调整身段,开展了“南泥湾”自救计划,大力发展云业务、参与互联网造车,甚至任正非亲自“挖煤”“炼钢 ”。

撰文|郭朝飞

2020年9月15日遭遇“芯片危机”以来,以硬件起家的华为,正变得越来越“软”。

9月25日,华为全联接2021大会期间,继鸿蒙之后,华为发布另一个操作系统欧拉(openEuler)。欧拉的定位是数字基础设施的开源操作系统,其可以被广泛部署于服务器、云计算、边缘计算、嵌入式等各种形态设备,实现统一操作系统支持多设备,应用一次开发覆盖全场景。

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解释,鸿蒙的主要应用场景是智能终端、物联网终端和工业终端;欧拉则主要面向服务器、边缘计算、云与嵌入式系统。鸿蒙与欧拉会实现底层技术共享。

目前,鸿蒙系统的装机量超过1.2亿部,这一数字并不包括其它物联网设备。华为的目标是,2021年达到3亿部的装机量,市场占有率将超过16%。这一数字被视作生死线,在华为看来,能达到就意味着鸿蒙生态基本成功。

显然,软件在华为占据越来越重要的位置。今年8月,任正非在华为内部一个座谈会上被问到如何怎么理解马克·安德森的“软件正在吞噬整个世界”时,他回答说明未来信息社会的数字化基础架构核心是软件。

当然,对华为来说,也有受美国制裁影响手机业务遭遇困境的因素。

2021年上半年,华为实现销售收入3204亿元,净利润率9.8%。其中,运营商业务收入1369亿元,企业业务为429亿元人民币,消费者业务为 1357亿元人民币。相比去年,作为第一收入来源的消费者业务下滑将近一半,去年上半年三大业务的营收分别为,消费者业务2558 亿元、运营商业务收入1596亿元、企业业务363亿元。

“我们明确了公司未来五年的战略目标,即通过为客户及伙伴创造价值,活下来,有质量地活下来。”徐直军说。

为了让自己更好活下去,华为正在不断调整身段,开展了“南泥湾”自救计划,大力发展云业务、参与互联网造车,甚至任正非亲自“挖煤”“炼钢 ”。

“我们不依靠手机也能存活。”任正非说。

1军团作战

鸿蒙已经从C端走向B端。

9月14日,国家能源集团与华为共同举办发布会,宣布推出鸿蒙矿山操作系统——矿鸿。

矿鸿操作系统的目标是将不同的设备互联,通过独特“软总线”技术,在煤矿领域第一次实现统一的设备层操作系统,以统一的接口和协议标准,解决不同厂家设备的协同与互通的问题。

煤炭行业,是华为全面进入工业互联网的第一站。用任正非的话说,“现在我们只想自己多努力,努力寻找能生存下来的机会。煤矿就是机会,这么多煤矿将来产生上千亿价值,上千亿可以养活多少人呀。”

这个故事的开端就是2020年12月,任正非先后到山西煤矿、湖南湘钢实地考察,亲自下矿井、进车间。华为将此描述为任正非“挖煤 ”又“炼钢 ”,其背后则是任正非为华为工业互联网探路。

两个月后,华为与山西方面联合成立“智能矿山创新实验室”,将5G用于矿山服务的提升。

根据任正非的描述,此前山西煤矿井下瓦斯预警防爆系统要用四根线连接,两根电源线、两根信号线。华为进入以后,瓦斯传感器不再需要线,向上传输用无线电,设备供电用电池,低于6毫安的安全电流标准。

这样,不仅可以在坑道中随意布置,随着矿机前进,也不会因为布线导致采掘进展变慢产能得以提高。用小型电池低能量地对瓦斯报警器供电,12-18个月更换一次即可。

值得注意的是,华为还成立了煤炭军团。这是一个与华为其他BG同级别的一级部门,华为高级副总裁邹志磊被任命为煤矿军团董事长,此前邹志磊担任过华为运营商BG总裁、华为拉美区域总裁。

任正非在讲话中惯用军事语言,但一个一级部门被冠以“军团”之名,仍然显得很神秘。

面对媒体,任正非解释,“军团”的叫法是向谷歌学习。“军团”就是把基础研究的科学家、技术专家、产品专家、工程专家、销售专家、交付与服务专家全都汇聚在一个部门,缩短了产品进步的周期。把业务实行颗粒化,这是“军团”模式,这个模式来自于Google。

2020年11月,任正非在企业业务及云业务汇报会上,就曾提出面向行业客户提供云服务,应该走微软的道路,优先为大行业、大企业服务的道路,聚焦深耕几个关键行业,打造“黑土地”。

任正非分析,微软就是通过与客户的联合创新,持续构筑了竞争优势。华为要与关键客户建立联合创新实验室,把一些有前途、有大需求的颗粒抽出来,组成以全要素、全业务、全编成,拥有独立作战能力与权力的“军团”。

“每年做好两三个行业,几年后最终能达到几个、十几个行业,就是不得了!”任正非说。

华为在煤炭行业的目标是,帮助实现“少人、无人、安全、高效”,让智能化采煤工作面减人60%,井工煤矿单班入井人数减少10%~20%,煤矿工人也可以“穿西装打领带”地工作。

其他行业是否做“军团”,任正非的标准是:主要看科学家是否需要编进最前线的作战团队,如果需要就采用“军团”模式,如果不需要就采用矩阵的业务模块模式。

2煎熬与争论

云是另一块华为正在奋力追赶的业务。2021年上半年,华为对其云业务架构与人事进行了反复调整,这也反应了华为对云的重视与焦灼。

1月,华为消费者BG总裁余承东兼任云与计算BG总裁。不到三个月,云与计算BG被裁撤,云业务部门独立为云BU,成为一级业务部门。虽然部门等级降低,华为在人员方面却是罕见的高配。余承东为华为云CEO,张平安为总裁,徐直军兼任云业务董事长。5月再次发生人事变化,余承东被张平安替代。

在刚刚举行的华为全联接大会上,徐直军对此进行了回应。

徐直军坦承,传统IT、服务器、存储,跟华为云到底短期是什么关系,长期是什么关系,内部确实一直受煎熬,“不是争论,是煎熬。”对于做不做私有云,也斗争了很久。

一开始,华为计划把计算、存储与云放在一起发展,因此成立了云与计算BG,与消费者、运营商、企业业务并列为四大BG。

但进入市场,他们发现会互相冲突、打架,又就将云与计算进行拆分。即便如此,仍有冲突。于是,华为把云原生相关的全部放到云BU,公有云建立独立的销售队伍。

华为确定了公有云的方向。“组织调整的目标,是怎么让华为云更好的发展。现在调整的方案,是把华为云面向云原生的业务全部由华为云自己解决。”徐直军直言,“都知道云是未来,公有云是趋势,但是内部就是转不过来,华为在这个过程中也是很痛苦的。”

“我们内部冲突的过程、转型的过程,从卖产品、卖license,到卖云,是很痛苦的。唯一可喜的是华为云活下来了,还在逐步向好的方向发展。”徐直军补充说。

市场研究公司Canalys的报告数据显示,2021年第二季度中国的云基础设施市场达66亿美元,同比增长54%。其中,阿里云、华为云、腾讯云和百度云保持着市场的主导地位,占云计算总支出的80%。

二季度,阿里云市场份额同比增长30%至33.8%,华为云市场份额达19.3%,腾讯云市场份额同比增长92%至18.8%,百度云市场份额同比增长49%至7.8%。

竞争不可谓不激烈。尤其是政企市场成为争夺的焦点,阿里云与腾讯云上半年均进行组织架构调整,将更多服务团队下沉到行业和区域。

此前,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向「蓝洞商业」等解释,主要是为了做好客户服务,行业下沉是帮助客户做更有竞争力的创新解决方案,这是阿里云面临的核心问题,另一部分是强调本地化、区域化服务的重要性。希望通过行业+区域,相互配合,贴近市场。

张平安接过华为云,亦进行了组织结构调整,围绕着对云需求的三种业务场景,分别成立公有云、伙伴云、华为云 Stack三个业务部。其中公有云是主线,沉淀产品竞争力与需求后,能力会同步到华为云 Stack 版本上,张平安希望华为云 Stack 能像开放操作系统一样开放给行业。

对于政企市场,张平安认为华为原本有一定优势,需要加大创新,在技术创新与客户的需求领域里去挖掘技术创新。

张平安给出一组数据,在全球华为云服务了 4000 多个政企客户,在中国大概有 600 多个政务云在和当地政府合作。

3造车要冷静

过去两年多,美国对华为实施了三轮制裁,尤其2020年9月15日以后,华为在芯片方面被“卡脖子”,遭遇芯片危机。出售荣耀之后,外界一直猜测是否会继续出售整个华为手机业务。

从任正非到其他华为高管,一直坚称不会放弃。

徐直军说,被制裁之后,华为一直靠库存维持生存,也在努力解决芯片制造问题,这要靠中国半导体产业链共同努力,要付出巨大的努力和相当长的时间,才能解决。

任正非也对终端给出了新的诠释。

“我们不要将终端只理解为手机,只要与人、与物所有联接的东西都叫终端。比如,用于汽车无人驾驶的激光雷达、超声波雷达、多普勒雷达,家庭应用的煤气表、水表、电视机、安全系统……都是终端,手机只是终端的一部分。所以,华为公司未来可以转让5G技术,但是永远不会再出售终端业务。”

几年前,华为消费者业务提出全场景智慧战略,即“1+8+N”, "1"是手机,"8"是智慧屏、手表、音箱等产品,"N"是智能家居、智能办公、运动健康等智能产品。目前,华为围绕智能家居、智慧办公、智慧出行、运动健康和影音娱乐场景等领域,依然在持续推出新品。

在这个全场景战略中,手机是入口与基础,眼下华为手机遭遇困境,其规模与持续性都会受到影响。

“我们正在努力,努力再努力,让我们手机业务在适当的时候重回正轨。这是我们的目标。”徐直军说。

造车,对华为就显得很有吸引力。

在最近的华为全联接大会上,徐直军向媒体透露,“老余(余承东)不服气,作为消费者BG的负责人,他想造车,但他只有一票(投票权)。”

华为将自己造车的角色定位为有竞争力的部件供应商,要帮助车企造好车,一方面是帮厂商造出好的汽车,另一方面是要把车造好。这意味着至少短期内,华为还不会亲自下场直接造车。

“我们清楚我们做什么合适,做什么不合适,清楚我们在求生存阶段,清楚我们的未来,我们应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徐直军说,是否造车只是一个选择,对与错没法衡量。成了就是对的,没成就是错的。越是人人都造车的时候,越要冷静。

2019年5月,华为正式成立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第二年与消费者BG整合。在此之前,华为已经在智能汽车领域进行研发投入。华为致力于投资自动驾驶软件,目标是实现汽车的无人驾驶。一旦实现,将颠覆跟汽车相关的几乎所有产业,这也是10年内可见的最具颠覆性的产业变革。

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称,华为所掌握的ICT的技术,在未来自动智能电动汽车的几个关键基础子领域,都能做出有竞争力的产品。包括车联网、车云、智能座舱、自动驾驶,还有电源管理或者叫智能动力系统。

4月17日,北汽新能源搭载华为Hi智能汽车解决方案的首款量产车型极狐阿尔法S正式发布。徐直军表示,未来还会和重庆长安、广汽合作,推出新品牌汽车。仅仅两天后,华为终端正式宣布,开启汽车售卖业务,首款车型为赛力斯华为智选SF5。华为开始尝试怎么帮助车企卖好车。

徐直军透露,从供应商那里了解到,有一些芯片获得了美国的许可,主要用于车部件的部分低端芯片。

2021年年初,任正非说,对公司生存的信心更大了,而不是更小,因为有了更多克服困难的手段。

9月25日晚间,孟晚舟乘坐中国政府包机抵达深圳宝安国际机场。1028天后,孟晚舟终于回国。

华为是否会迎来转机?

继续阅读
孟晚舟归国,华为是否会迎来转机?

为了更好活下去,华为正在不断调整身段,开展了“南泥湾”自救计划,大力发展云业务、参与互联网造车,甚至任正非亲自“挖煤”“炼钢 ”。

面对华为5G,加拿大又改口了

在5G方面,华为是引领者,毕竟,华为最先上市5G双模手机,凭借5G手机华为还一度超越三星成为全球第一,还超越苹果成为国内最受欢迎的高端品牌。

华为发布5G MetaAAU技术:功耗降低30% 覆盖提升30%

中国已经建成全球最大的5G网络,基站数量超过100万,覆盖全国所有的地级市,接下来还要进一步优化5G网络。日前华为推出了新一代Massive MIMO创新产品MetaAAU,小区覆盖可提升30%,同时能耗降低30%。

华为操作系统双线格局确立 逐步构建开源生态 国产基础软件直接受益

继鸿蒙操作系统用户破亿、华为发布矿鸿操作系统落子工业领域后,9月25日,华为在全联接2021上正式发布欧拉操作系统。

国网与华为携手打造新一代充电网络!直击用户三大充电痛点

据媒体报道,在15日召开的第三届世界新能源汽车大会上,国网电动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与华为数字能源技术有限公司共同发布了新一代充电网络“登高”行动,宣布将携手研究新一代充电技术,打造高效智能的新一代充电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