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的智能进化:智能的“人”与智能的“环境”

标签:智能
分享到:

AI行业进入阶段性瓶颈,已经成为事实。

缺乏有力的“增长点”和诱人的“想象空间”,从泡沫顶点跌落的人工智能,正令人扼腕地坠向地面,不少中小企业甚至将经历“粉身碎骨式”的硬着陆。

元宇宙概念的出现,给了陷入增长乏力的AI公司们一个全新的增长点,模式更ToC,更具技术创造力,与企业们的耦合性更强。

部分AI企业已经将元宇宙视作一个新的“翻盘机会”。

乘着元宇宙的扶摇东风,AI行业的春天又要来了?

一般意义上,现代的AI功能大致可以分为四类:计算机视觉、机器学习、NLP和语音识别。这四种功能相互组合、变化,再与元宇宙中的诸多要素相碰撞、融合,就能让元宇宙向着更加智能的方向进化。最终形成与现实分庭抗礼、甚至水乳交融的“第二现实”。

讲好元宇宙的故事,AI公司又能做些什么?这根新的“救命稻草”,AI公司要怎么抓住?

雷锋网认为,切入元宇宙,AI公司可从两个层面入手:智能的“人”与智能的”环境“。

前者偏重于AI智能体、虚拟人的培养,和对创造良好人际关系的赋能;而后者则偏向于使用AI,为元宇宙创造广泛且丰富的环境与内容。

在这两大场景的应用当中,已经有一些公司开始了他们的尝试与布局。

一、元宇宙中智能的“人”:人机共存的新未来

元宇宙是由人构成的,如何丰富“人”的体验,是元宇宙在落地过程中必须攻克、且必须不断优化解决方案的难题。AI在这个问题上想必众望所归。毕竟提到AI+元宇宙,智能交互、陪伴等功能都会是最先被提到的内容。于是,虚拟人的概念就自然而然地进入了我们的视野。

强势入局的“虚拟人”

在多少科幻作品中,AI虚拟人都是其中最特别的亮点。无论是银翼杀手2049中美丽动人的人工智能体“阿玛斯”,还是电影《Her》中的善解人意的人工智能系统萨曼莎,都为人们展示了人类与AI共生的可能性。

曾经有许多人忽略虚拟人对人们生活的影响。而现在,这股力量再也无法为人所轻视。在B站上,虚拟偶像嘉然已经有了111.5万粉丝;由米哈游逆熵实验室开发的虚拟人“鹿鸣”则有了136w粉丝;而由北京智源人工智能研究院和小冰公司联合研发的虚拟人华智冰也被清华大学所“录取”。粉丝们为虚拟偶像“庆生”、“打榜”,而虚拟人也参加选秀、为商品代言。

虚拟人正势不可挡地进入人们的生活,并开始逐渐具有“人”的属性。尽管目前的虚拟人主要以“中之人”(真人动作捕捉)实现,AI的智能反馈功能还并没有完全展现,但从这个侧面足以见识到虚拟人在文化层面上的巨大影响力和商业层面上的绝对潜力。

有声音称,在元宇宙时代AI虚拟人将接替移动互联网时代APP的作用,在成为功能入口的同时为用户提供引导和交互。因此,AI虚拟人的力量在元宇宙时代也不可小觑。

智能体:有IQ,也得有EQ

从2017年开始,AI平台公司"启元世界"就在重点打造围绕通用人工智能相关的技术与平台。他们将持续研发的人工智能集大成的产品称为"智能体",即"具备自我感知、认知、自主学习和决策能力的神经网络主体,用于启发人、陪伴人"。启元世界创始人及CEO袁泉介绍到。这个规模近200人、网罗大量国内外顶尖人才的AI公司正在围绕智能体的核心引擎构建平台及应用生态。

智能体的重要能力包括IQ与EQ,与人能够亲密交互与交流,可以外化为有形象鲜活的“虚拟人”,成为游戏乃至元宇宙中的原住民。为了让智能体的IQ能够 "智能",启元世界选择实时战略游戏《星际争霸II》这一最复杂的策略游戏来训练AI智能体,并于2020年6月,在中国大饭店,启元星际AI与两位职业选手在赛场上相遇,并展开了激烈对决。

要知道,AI尽管在围棋上碾压了包含柯洁、李世石等名手,但在《星际争霸II》上却由于其多变的战局、信息迷雾和庞大的决策量而讨不到太多好处。最终,比赛以启元AI依靠自主发现的维京新战法等策略,2:0完胜职业冠军,建立了世界一流的智能体IQ引擎。

除了把大量精力投放在了对"IQ"的培养上,启元世界同样大量投入在AI智能体的"EQ"能力提升。启元世界认为,AI单纯有竞技上的智能还不足以完成启发人、陪伴人的目标,启元世界从去年开始重点投入开发AI智能体的EQ引擎,以期在特定场景的人机交互、对话沟通、内容生成等方面取得突破。基于深度学习与强化学习技术,启元世界的AI智能体已经能在某些游戏中与用户进行一定的互动与交流。

AI "EQ" 的学术研究已经数十年了,而EQ产品化的探索全世界才刚刚开始。袁泉对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表示,对于EQ和情感的本质,虽还未完全明晰,但实践证明大量的“EQ”问题也是可计算的,情感选择及与人交互也包含许多“决策”问题。

虚拟人在元宇宙中有什么前景?

在海内外,一些平台已经开始了将AI虚拟人带进元宇宙的尝试。而其中,《绿洲VR》带来的不是“人”,而是一只AI小猫。

《绿洲》的创始人尹桑对雷锋网如此解释AI虚拟人在平台上的前景:我们先让AI成为用户的宠物,让用户在使用中对AI进行‘训练’;接下来就是管家、好朋友,甚至是配偶、家人。让玩家能在虚拟世界中找到陪伴与归属感,它们会成为玩家在虚拟世界里更紧密的伙伴。”

在互联网刚刚兴起的时候,曾经有个笑话:“在网上,没人知道坐在电脑另一侧的是不是一只狗。”而在AI虚拟人即将兴起的未来,坐在电脑另一侧的甚至可能是一个“AI虚拟狗”,而你则完全无法分辨其究竟是人,还是AI。虽然目前而言少有AI智能体可以通过图灵测试,但如果AI虚拟人可以发展到如此境界,那么虚拟人的作用或许才能够真正达到:为用户提供与真人无疑的陪伴、对局、社交服务。

新一代的AI技术源于围棋、星际等游戏,第一步先服务于游戏是自然路径;随着AI智能体的IQ与EQ不断提升,在数字化娱乐、社交、教育等多个行业都有广泛的应用前景。畅想5-10年后可能出现的元宇宙,启元世界相信众多鲜活的、拟人的智能体,在启发陪伴人上面,一定会产生不同于人类社交的价值和全新的体验。当然,这依赖于通用智能技术的持续进步、元宇宙基础设施的完善,是一个任重道远的过程。

人际交往,AI能做些什么?

诚然,虚拟人将在元宇宙中将占有不可撼动的一席之地,但人际交往也将是人们在元宇宙中生活的主题之一。

社交平台“Soul”想做的一直是“年轻人的社交元宇宙”,而“灵魂匹配”一直是他们的主打功能。通过分析用户行为,Soul致力于让用户能够与最契合的用户相识,而这也少不了AI的帮助。

“每天在平台上会产生数十亿的UGC数据。截止到现在,我们平台里面大概有1300万的标签。利用这些用户反馈数据,我们会在算法层面去做用户分层的匹配。”接受采访的Soul技术副总裁对雷锋网说,“用户画像类的标签,比如说年龄、性别、地域,还有用户兴趣的标签,比如说音乐、艺术、动漫、宠物,等等,还有一些用户行为上的标签,比如评论行为、发帖行为、互动行为、付费行为等等,我们生成很多的标签来去通过算法的方式来实现圈层的高效匹配。”

利用AI的匹配强化了用户社交的效率,也提升了用户拓展社交关系的激情。Soul对雷锋网说,AI算法是其有别于其他社交产品的基石和核心竞争力。而在Soul的愿景中,用户能够凭借精准匹配和推荐技术,体验多样的沉浸式社交场景,最终与志同道合的伙伴建立社交连接。

“在建设社交元宇宙的路上,我们相信AI的应用将是元宇宙更富沉浸感、更具多元化的关键点。”Soul这样对雷锋网回复道。

二、元宇宙中智能的环境:PGC的陨落,UGC的迷茫,AIGC的崛起

要想让互联网达到“全真互联网”的境地,在玩家身处的环境上必须下足功夫。

首先玩家身处的环境需要足够大,这样才能给玩家提供足够多的要素去探索、交际、甚至是生活在其中。作为“元宇宙”的前身,各大开放世界游戏的开发商都深谙这一道理。有数据称,由贝塞斯达工作室开发的的《上古卷轴V》,玩家可以在大约15平方公里的虚拟世界中畅游;而由美国开发商RockStar开发的游戏《GTAV》,玩家可以活动的城市“洛圣都”则有80.3平方公里;而有人计算,上线17年的老牌大型多人同时在线网游《魔兽世界》仅土地面积就有200平方公里以上,而整个游戏版图面积甚至能达到1200平方公里,规模相当于中国一个小型三线城市。

而内容开发商增大地图的“军备竞赛”终于也在近些年受到了用户的诟病:游戏版图是大了,但内容却少得可怜。美术素材、脚本设计重复现象严重,留在地图上的一个个“问号”非但没能引起玩家探索的兴趣,反而成为了许多人“弃坑”的理由。

PGC模式:内容供不应求,产能受限严重

这其中,包含了PGC难以逾越的结构性难题:一方面,内容生产方的产能有限,做内容的速度肯定跟不上消费内容的速度;同时,产品中的脚本和美术、音乐等资源必须进行一定程度上的复用,以将产品开发成本维持在一个可控的范围之内。

游戏公司RockStar的开放世界大作《荒野大镖客2》被许多玩家认为是同类游戏中的佼佼者。而作为一款单机游戏,它的开发时间长达8年,消耗的成本经估计或超过8亿美元。而玩家如果只是体验游戏中的主线内容,大约需要60个小时的时间;即使体验大多数游戏内容,所需的时间大约在200小时左右。

虽然在同类游戏中,这个游戏时间并不算短;但相比《荒野大镖客2》的开发周期,这个时间只能算沧海一粟。

为了延长游戏的运营周期,游戏的开发商RockStar也为《荒野大镖客2》单独开发了线上版本《荒野大镖客OL》,却因为游戏节奏被刻意拖长、内容空泛等弊病收到广泛批评。

UGC模式:用户行为难以规范,内容创作良莠不齐

UGC模式是许多元宇宙开发者热衷讨论的话题。发动用户积极地进行内容创造,能快速、低成本地丰富平台内容,解决元宇宙环境“大而空”的问题。

而UGC模式也远非完美,其也面临着如下两个难题:

1、难以规范的自发创作

在许多人心目中,游戏是色情、暴力的传播者;而实际上,游戏反而是这些不良因素的受害者。以UGC为主要内容供给模式的游戏产品通常都面临着色情、暴力、政治等违法违规内容带来的风险。

知名游戏《我的世界》中国版就曾因涉嫌违规,而导致运营方网易被上海警方约谈。在这个广受未成年,甚至是低龄玩家喜爱的创造类游戏中,充斥着大量色情违法违规内容,令人不寒而栗。同时,崇尚交友、收集、建设的全年龄游戏《集合啦!动物森友会》也因少数玩家涉嫌宣传“港独”内容,而在国内被封禁。

在许多人的心中,采用UGC模式就代表着内容方可以高枕无忧,只要用户能提供足够的内容,游戏就可以完成长足的运营。而现实中,采用了UGC模式的内容方反而承担了重大的审查压力。

2、UGC创作激励难,赋能也难

让用户自发地创作游戏内容,从来也不是一件易事。

雷锋网先前采访过国内的UGC游戏平台“迷你世界”。除了流量和资金的扶持,迷你世界还为开发者提供了85%的分成比例、万元补贴计划、线下基地开发者免费入驻等等激励措施。除此以外,为了提升社区的活跃度,迷你世界也在积极地为创作者提供各种创作赛事。建立了相对完善的激励机制,这才培养起了迷你世界的UGC社区氛围。

打好这一套“激励创作”的组合拳,背后的努力和艰辛是难以想象的。然而单有激励还不够,用户自发创作内容还需要创作工具和教程的赋能。从可视化、到“低代码”、再到“零代码”,开发者们在引擎开发上也要下足够的功夫。技术门槛很可能成为用户开发内容的“天花板”。

AIGC:可控、规模化、自动化的智能内容生产

诚然,PGC与UGC都是元宇宙中内容构建不可缺乏的一块,但它们也存在一定程度上的固有缺陷。而AI可能将成为补全它们“缺陷”的最后一块拼图。

AIGC,即利用AI技术自动地生成或辅助生成环境、物体、脚本等内容,一方面可以赋能内容方进行批量化、规模化的自动生产,解放了大量的生产力;另一方面内容可控性也更强,在合规方面风险较低,也能省去大量的监管成本。

虽然AIGC并不能代替精品化、导向性的PGC模式,也不能代替代表了用户参与、提升用户粘性的UGC模式,但其无疑可以在这两种模式的弱项上起到“补位作用”,以快速、低成本地填充元宇宙的内容。

1、数字孪生:捕捉现实世界 所见即所得

想象一下,如果能将物理世界中形态各异的草木、物件、甚至建筑原封不动地搬进元宇宙的虚拟世界,所见即所得,那么虚拟世界内容匮乏的问题将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数字孪生技术则可能是通往这一梦想的捷径。

影谱科技是一家AI影像技术方案提供商,也是国内元宇宙内容生产的先行者之一。通过机器视觉赋能VR/AR,影谱已经在新消费中的商品可视化多维立体呈现上小有成绩。而关于元宇宙,影谱科技相关负责人对雷锋网说:“沉浸感、低延迟的多模态内容是元宇宙的基本单位,而AI影像生产技术是影谱科技多模态内容生产的关键技术力量。”

对于影谱来说,他们的基础逻辑就是用AI辅助实现视觉内容生产的自动化。为此,他们推出了AI+数字孪生引擎“ADT”,这个引擎的运行由三个部分组成:

首先,通过机器视觉,ADT可以利用三维动作捕捉功能实现对物理环境动作的捕获,并快速形成实时参数化建模数据。

然后,捕获到的建模数据将被即时上传到可视化成像系统,接受高精度全局实时光照渲染,使其与物理世界的物体物理动态更新或更改保持一致。

最后,利用AI生成技术的影像孪生生成系统进行生成,创建实时的、流畅的、超逼真的多维可视化虚拟孪生体。

将现实世界的物体直接“捕捉”进虚拟世界,数字孪生技术带给元宇宙的可能性是巨大的,而影谱ADT引擎的数字孪生方法论也为行业的前进方向燃起了一盏明灯。据悉,依托数字孪生和人工智能技术,影谱还将继续着力提升内容的沉浸感、可触达性和自动化性。

2、MR投射:由虚入实 打破次元壁

数字孪生是将物理世界复制、粘贴进虚拟空间;而另外一种思路,则是将虚拟世界投射到现实世界。商汤科技则意图通过这个方式,来打破现实与虚拟的壁垒。

“ 虚实融合不仅仅是现实世界在虚拟世界中的投射,还要真正实现虚拟与现实的融合和交互。想要做到这一点,就需要让虚拟世界中的人和物能够认识和理解现实世界,并作出精准的反馈。”商汤科技对雷锋网的问题如此回复道。而为了实现从虚到实的跨越,商汤给出的方案是“SenseMARS火星混合现实平台”。

通过机器视觉对三维世界的空间感知计算,SenseMARS火星混合现实平台的端云协同定位可以达到全场域厘米级。除此以外,平台也搭载有对肢体、手势的智能识别技术,使用者可以通过现实世界中的手势实现与虚拟世界物体的交互,并可以通过AR眼镜、手机等终端接收到增强现实的内容。

在成熟智能MR技术的赋能下,开发者们不再需要设计更大的开放世界,因为现实世界本身也能够成为元宇宙虚拟世界的一部分。这也让元宇宙的世界向着更智能、更丰富的方向又迈进了一步。

创造智能的环境,AI还需要做到什么?

对于元宇宙的开发商来说,他们更想看到什么样的AI创新与赋能?

国内相对成熟的元宇宙平台“绿洲VR”的联创尹桑对雷锋网表示,在元宇宙语境下,他对AIGC还有两重期待:

其一是为元宇宙世界赋予其内在运行的逻辑和规则。尹桑说:“真实世界有其运转规则,未来元宇宙也一样,AI需要为元宇宙世界的运转提供更逼真的内在逻辑,比如日升日落、花谢花开。”

其二是为在元宇宙中为用户的UGC行为起到辅助作用,尹桑说,“绿洲”在这方面已经积累了一些研究。“在未来,玩家的创造行为将主要从‘情绪、需求、目标’这三个简单的要素出发,而AI将会为玩家处理那些繁琐的细节。”

简而言之,要让用户在元宇宙中获得更高的乐趣,开发商需要做的只有一件事:“把有趣的体验留给用户,把无趣的体验留给自己。”而对于开发商来说,AI可以为他们承担大量的负担。在未来,AIGC肯定会被给予越来越多的厚望。

结语

元宇宙是AI行业无可否认的增长点,因为元宇宙的智能进化离不开AI技术和产业的发展与进步,这为AI行业的进一步发展提供了坚实的需求。

AI技术对于元宇宙来说,就如同发动机中的润滑油:没有了AI对于元宇宙中“人”与“环境”的赋能,元宇宙中诸要素的连接将显得相当生涩,用户也难以在元宇宙中获得逼真、实时、多模态的体验。

就如同在开头所述的,元宇宙的智能进化有两个章节:智能的“人”和智能的“环境”。在这两个篇章中,AI发挥着不同的作用。

在“人”的篇章中,AI赋能代表了用户在元宇宙中社交方式的巨大颠覆。人机之间的纯粹功能性交互将被AI虚拟人的出现所打破。换言之,电脑将不再只是满足用户指令和需求的“工具”,而将变身为为用户提供陪伴、和归属感的,与真人同等的“伙伴”。而对于用户之间的社交,AI也同样能够通过算法来进行匹配和引导,让元宇宙中的人际交往更加智能。

在“环境”的篇章中,AI赋能则主要代表了元宇宙内容创作模式上的革新方向。通过数字孪生、MR投射等技术,AI可以完成传统PGC与UGC所难以成就的内容广度,同时在速度、成本和可控性上均可以更胜一筹。

如果现有的道路已经山穷水尽、增长无望,说不定在元宇宙的战场上,AI行业还能看到柳暗花明的“又一村”。这根“救命稻草”,AI行业必须抓住。

元宇宙必将成为未来互联网的下个“世代”,这几乎是当前各个行业的共识。元宇宙这个概念也在创业圈、投资圈里炙手可热。

认识到了这一产业趋势,12月9日-11日,雷锋网将主办第六届GAIR全球人工智能与机器人大会,大会中,我们会举办“下一代互联网——元宇宙技术高峰论坛”,邀请知名UGC游戏平台、VR/AR/MR厂商、社交公司、NFT资深人士、人工智能企业等多个行业的从业者,向观众清晰展示元宇宙的未来。

转载自雷锋网

继续阅读
智能传感器创新应用在VR、机器人、无人机等领域

随着智能时代的到来,各种智能传感器的研究和应用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智能传感器在传统传感器的基础上还具有丰富的信息处理能力,能够提供更综合的功能。智能传感器在物联网、虚拟现实(VR)、机器人、医疗健康等产业升级和创新应用中的关键作用。

智能机器人完美诠释什么是人工“智”造

智能机器人,它给人的最深刻的印象是一个独特的进行自我控制的“活物”。其实,这个自控“活物”的主要器官并没有像真正的人那样微妙而复杂。智能机器人具备形形色色的内部信息传感器和外部信息传感器,如视觉、听觉、触觉、嗅觉。除具有感受器外,它还有效应器,作为作用于周围环境的手段。这就是筋肉,或称自整步电动机,它们使手、脚、长鼻子、触角等动起来。

智能科技与物联网助力未来美好生活

智能技术和物联网 (IoT) 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变得越来越重要。我们全天在家中使用的许多设备现在都是智能的,例如智能电表、洗衣机、冰箱和 Alexa 等语音连接设备。然而,家庭物联网的潜力不仅仅停留在消费设备上。在阿尔卡特朗讯企业,我们相信,如果住宅和住宅开发项目建立在网络基础设施之上——使其成为“智能开发项目”——它将带来更高效、可持续和安全的社区。

中国科技馆“智能”展厅携多款机器人亮相 喜迎新年和人机共融时代

12月30日电 (记者 孙自法)在2022年新年即将到来前夕,中国科技馆“智能”常设展厅携多款机器人于2021年12月30日精彩亮相,既为观众献上一份新年贺礼,也是迎接和展示人机共融的新时代。

什么是无人机智能巡检系统

随着科技的发展,越来越多的行业都在抛弃传统的人工巡检,尝试更多的智能化巡检。就比如说使用无人机来代替传统的人工巡检,不仅可以提高工作效率,还可以提供巡检人员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