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机器人界的网红——“机器狗”

分享到:

说起今年人工智能机器人界的网红

那就不得不提到——“机器狗”

8月,小米首款仿生四足机器人“CyberDog”

在雷军的年度演讲中压轴出场

这款被昵称为“铁蛋”的机器狗配备多个传感器

可实现自主识别跟随、SLAM建图和导航避障功能

还支持多种仿生动作姿态

一经推出就有几十万人哄抢

仅一个月之后

小鹏汽车生态企业成员鹏行智能

发布了首款智能机器马“小白龙”

汽车体系和思维引入智能机器人的研发

具备可骑乘、强自主运动、情感化交互等能力

除此以外,宇树科技、云深处、

蔚蓝科技、哈崎机器人等多家创业公司

都在四足机器人领域探索新的发展可能

为什么大家都这么热衷于“机器狗”?

机器狗究竟是什么?

机器狗,也就是四足机器人,属于腿式机器人的一种。外形与四足动物相似,可以自主行走,具有类生物属性,能够行走在不同的地理环境中,完成多种复杂的运动,并且可以借助腿式运动控制器,穿越一些人类无法抵达的极限环境。机器狗的全面开发需要硬件、软件及运动行为三者达到协调。

机器狗是如何诞生的?

上个世纪,第一台四足机器人在实验室出现,是由美国GE公司Ralph Moshe为步兵设计的Walking Truck设备。由于当时的设备尚不能智能控制,因此机器人的整体运动是由操作人员通过控制换向阀完成四肢的动作来实现

从1976 年起,日本东京工业大学先后研究出一系列机器人,如KUMO—I 四足机器人、PV—II以及TITIN系列四足机器人。具有多种步行步态,有较高的自适应能力,能够利用检测到的路面情况对机器人运动进行调整。

之后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的McGhee教授设计了历史上第一个用电子计算机控制的足式机器人OSU Hexapod。

20世纪90年代后,美国和日本公司开始进行商业化足式机器人的尝试,如波士顿动力、本田、丰田、索尼等企业。美国波士顿动力学公司于2005年研发了动力平衡四足机器人Big Dog,作为阿富汗战场增兵计划的一部分。“大狗”具有很强的地形适应性,能够和士兵一起在传统机械车辆无法行驶的粗糙地形上作战,并负载154千克的重量

强大的应用领域

现今机器狗随着技术的发展,运用领域已经非常广泛,从军事到工业,再到家庭陪护等,机器狗与人类的互动交汇不断增多与推进。

特种工程方面,机器狗可以进入人类无法进入的危险场域进行工作,例如核电领域的运维和应急处理,四足机器人的智能机械臂可以像人一样识别并操控阀门仪器,由工程师远程操控解决问题;在一些遗留地雷区,可以运用能够在复杂地形移动且又使用智能手臂排雷的机器狗,代替人类完成危险的排雷任务

陪护方面,四足机器人所具有的人机交互能力,能够提供陪伴 + 服务。例如机器狗可以替代导盲犬,帮助盲人乘坐地铁、公交、行走,在城市的复杂地形中移动,并产生智能交互,成为一个很好的聊天伴侣。

在军事领域,机器狗的发展也在不断升级。近日,一款“特殊用途无人步枪”(简称SPUR)战斗机器狗,在美国陆军协会年会上亮相,将机器狗和武器系统结合起来,能够同时实现运输和射击

新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交汇的当下,机器人时代大幕已经拉开,这场人与机器共同参与的“进化”已经势不可挡。

然而正如马斯克所说的“人工智能比原子弹危险”,机器人也有着它的两面性,而我们更需要做好行业规范管理、道德与伦理、文化教育多方面工作,和机器人做朋友,而不是发展成具有“威胁性的敌人”。

法国科幻小说家艾萨克·阿西莫夫在上个世纪末创造的“机器人三定律”或许可以给我们一些指引:

  1. 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或坐视人类受到伤害而袖手旁观;

2. 除非违背第一定律,机器人必须服从人类的命令;

3. 在不违背第一及第二定律的情况下,机器人必须保护自己。

继续阅读
数据网格在物联网、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中的用例和应用

网格以分散的方式跨物理和虚拟网络分布数据。与需要高度集中的基础架构的传统数据集成工具不同,数据网格可以跨本地、多云和单云边缘环境工作。

特斯拉 2022 AI Day 看点前瞻,Tesla Bot机器人预计将首次亮相

9 月 27 日消息,北美时间 2022 年 9 月 30 日(预计北京时间 10 月 1 日),特斯拉 2022 AI Day 活动将于加州帕罗奥图举行,届时,将科幻照进现实的 Tesla Bot 预计首次亮相,此外,特斯拉自动驾驶技术和 Dojo 超级计算机的最新进展也或将于当天公布。

揭秘i.MX SoC中的“安全总部”!

边缘时代始于人工智能 (AI) 从云端向网络边缘的迁移。如今,在家庭、办公室、工厂和汽车中有大量智能物联网设备,其数量超过了现有的数十亿云联网PC和智能手机。

人工智能如何颠覆SaaS市场?

在过去的十年中,从企业到软件即服务(SaaS)的狂热推动,使最终用户能够避开与软件维护和实现相关的一些关键障碍。其中主要包括安装和升级的便捷性、精简的测试和培训,以及最大限度地减少原本庞大的前期成本。

我们需要重新定义人工智能的伦理吗?

人工智能有两个明显的目标,就目前而言,这两个目标并不相互排斥,但其中只有一个可以长期造福人类。这些目标要么是加强人们的工作,要么是取代人。最近有两个故事引起了我的注意,这表明我们可能需要调整我们认为的道德行为以正确利用人工智能。

精彩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