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只是一场炒作?

标签:人工智能
分享到:

如今,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非常迅速,产业落地也在快速推进。不过,针对人工智能的讨论、质疑并没有结束。

日前,《华尔街日报》探讨一个有趣的问题,即人工智能是否本质上是被炒作的?是否仅凭这个名字就会引起混乱和炒作?

“人工智能”是经过长久讨论并付诸实践后才最终确定的一个“名字”。原本,“人工智能”很有可能会叫另一个名字——“复杂信息处理”。这么一来,是不是觉得人工智能要高端很多?

圣达菲研究所教授梅兰妮·米切尔就曾打趣道:“如果它(人工智能)被称为‘复杂信息处理’,世界会是什么样子?”

可以肯定的是,人工智能之所以被炒作,是因为它与自然智能和对人类执行的任务的研究有关。

纽厄尔和西蒙是1956年达特茅斯研讨会(被认为是人工智能作为一个领域的创始活动)的唯一两名参与者,他们开发了一种基本的“智能”机器。他们的经验被视为以实践为基础,因此,他们通常被视为比同龄人更务实。

对于复杂的信息处理,世界是否会变得更好,仍然需要我们确定复杂信息处理的设想是否与人工智能不同,以及这两个人对人工智能的处理方式是否与同龄人不同。纽厄尔和西蒙似乎并不认为复杂的信息处理不那么容易炒作,或者对待人工智能的方式与同行不同。

西蒙用雄心勃勃的术语总结了他的研究目标,例如让我们(人类)成为自然的一部分,而不是脱离自然。除了美丽的典故,西蒙的目标是发现并最终建造一台超越人类智能并取代人类大脑能力的智能机器。对西蒙来说,解决智力问题不仅仅是一种智力挑战,而是一种精神上的追求。

哲学家、加州大学教授约翰·塞尔解释了西蒙的意思,即我们已经拥有了能够真正思考的机器。

纽厄尔和西蒙是计算学家,也是真正的信徒。他们认为情报就是信息处理。他们不相信计算机像大脑一样的比喻,也不相信认知涉及信息处理的方面,而是从字面上认为认知是信息处理。

纽厄尔和西蒙接受了计算机的技术描述作为哲学论证。西蒙认为,大脑的神经功能和计算机的功能可以以同样的方式处理信息。西蒙还解释了计算机如何具有思维和“思想”的属性。然而,“思想”是计算机所没有的。

复杂的信息处理旨在激发大脑作为计算机的观点,非常像人工智能。这种观点表达了一种谬误:主要是人与机器之间的任何差异都是小而暂时的。反事实的问题是,如果人工智能被称为复杂的信息处理,世界会是什么样子,这是谬误的,因为复杂的信息处理只是另一种有害的心灵理论。

有一件事是肯定的:达特茅斯工作室产生了大量的炒作,至今仍在渗透。也许炒作的原因是需要资金。

资金需要争取公众和政治支持,这需要西蒙和其他创始人所实现的令人兴奋的愿景。也许炒作是人类对个人声望的渴望的结果,而命名这个领域是这种欲望的延伸。也许解开人类智能的奥秘本质上是被炒作的。

也许人工智能炒作既是一个错误,也是一个功能。也许我们应该停止那么关心,更多地关注解决那些不在人工智能领域的人感兴趣的问题。

如果纽厄尔和西蒙赢得了对复杂信息处理的支持,世界会是什么样子,这个答案是不可能知道的。历史的独特历史之处在于,它并没有以不同的方式发生。

争论名字对解决问题没有帮助。说到底,人工智能最终的价值还在于其能够创造真正的价值。

继续阅读
人工智能产业发展:深耕根技术,才能赋予数字经济“向上的力量”

说起人工智能(AI),它已无处不在,渗透到了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自2016年,人工智能上升到国家战略地位。近年来,AI应用已经占据互联网的“半壁江山”,不管是打开淘宝、抖音、还是微信,都能发现人工智能的应用场景,包括智能推荐、搜索、语音转文字等。此外,人工智能正在从互联网领域走向全行业,使能千行百业智能升级。

上海人工智能研究院携手节卡机器人开发无人移动核酸采样车

2022年4月以来上海疫情使得核酸检测工作任务繁重,全国各地的医务工作者驰援上海支援上海抗疫。身处科研行业的工作者,上海人工智能研究院以自身的专业为上海抗疫交出了“科技”答卷。

对话式人工智能对关键服务的影响

随着通信工具的发展,电话和手机对人们快速共享信息的能力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克服人类分析的局限性!人工智能如何减少钢铁生产损失?

当前,大多数钢铁制造商都在为减少生产损失而努力,并为此付出了高昂的成本,削弱了盈利能力。钢铁生产损失最常见的表现形式包括:重量差异、内部质量问题、表面参数缺陷、力学性能等。

用高质量AI数据驱动人工智能全面发展

近年来,随着新技术模型出现、各行业应用场景价值打磨与海量数据积累下的产品效果提升,人工智能应用已从消费、互联网等泛C端领域,向制造、能源、电力等传统行业辐射。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的一项预测显示,随着人工智能技术越来越成熟,能力越来越强,预计它将极大地推动世界经济,到2030年将创造约13万亿美元的附加价值。

精彩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