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力发展未来还需迈过几道坎儿?

标签:算力
分享到:

当前,数字经济正进入新发展阶段,算力作为数字时代核心资源的作用日益突出,以算力为核心的数字信息基础设施建设被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尤其是在“东数西算”工程的带动效应下,建设高质量的算力网络已成为新方向。

那么,当下我国算力行业究竟发展到了哪一步,未来还面临哪些挑战也成为业界比较关注的问题。

image.png

算力行业蓬勃发展,仍面临不少挑战

“我国算力基础设施建设和应用保持着快速发展,为东数西算工程奠定了良好的发展基础。”在信息化百人会第八届信息战略论坛上,工信部信息通信发展司一级巡视员陈家春表示。

在建成全球最大规模的光纤和移动通信网络的基础上,即双千兆网络,算力规模也在快速的增长,近五年平均增速超过30%。截止到2021年底,我国数据中心算力总规模已超过140Eflops。

新建数据中心特别是大型、超大型数据中心逐渐向中西部以及一线城市的周边转移,已基本形成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成渝等核心区域协调发展、中西部地区协同补充的发展格局。

此外,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院长、党委副书记余晓晖指出,2020年我国算力总规模达到135EFlops,全球占比约31%,保持55%的高速增长(全球增速16%)。我国智能算力占比由2016年的3%提升至2020年的41%,预计2023年,新增算力中AI算力将达到70%-80%。

在算力行业蓬勃发展的同时,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教授郑纬民也指出,当前我国算力发展面临三大问题:

一是国产超算平台架构多样,应用移植和调优工作量大;二是国产超算平台支持复杂应用全流程计算的能力亟待改善;三是美国定向打击我国人工智能企业,面临巨大卡脖子风险。

多点发力,加速算力产业和东数西算发展

针对算力发展的挑战,郑纬民提出四点建议:一是加强跨平台编译优化平台的研究和建设;二是加强国产超算HPDA系统软件的研发;三是建议定义自主人工智能产品,出台措施鼓励行业加速使用;四是加强HPC,AI和Data三类计算系统融合的研发。

此外,工信部信息通信发展司一级巡视员陈家春也就我国算力产业和东数西算发展提出了三点建议。

一是加快算力基础设施建设,保障算力资源的多元供给。

加快构建全国一体化大数据中心体系,统筹布局东西部算力的资源,加速打造数网协同、数云协同、云边协同、绿色智能的多层次的算力设施体系,强化算力的智能调度,有序推进东数西算工程,持续引导东西部各区域算力。

二是提升算力网络支撑能力,强化算网的协同融合发展。

一方面,要尽快补足当前算力枢纽节点间网络薄弱环节,重点提升蒙桂甘宁区域的网络能力,启动一批东数西算光缆建设项目,优化算力网络支撑。另一方面,要逐步建立算网协同联动机制,推动算力网络需求和供给有效对接。

三是强化创新驱动、应用赋能,推进算力绿色普惠发展。

强化算力应用需求牵引,降低算力使用门槛,增强算力应用赋能水平,挖掘算力服务在数字政府、工业互联网等创新应用场景下的深化应用。

陈家春强调,面向未来,我国数字化转型进程持续加快,新技术新业态加速迭代,算力将不断的赋能千行百业,为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提供新动能。

继续阅读
中国工程院院士张宏科:要抢占算力网络技术装备制高点

7月30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张宏科在2022中国算力大会上表示,网络技术和体系一直是近几年国内外研究的热点和重点,新型网络技术研究的目的,要满足自主可控。

算力发展未来还需迈过几道坎儿?

当前,数字经济正进入新发展阶段,算力作为数字时代核心资源的作用日益突出,以算力为核心的数字信息基础设施建设被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多样性算力+品质算网,华为打造数字经济核心生产力

在华为第19届全球分析师大会期间,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联合华为举办全光算力网络圆桌研讨,共同呼吁产业链上下游加强创新协同,构筑多样性算力和高品质网络,算网融合,以光强算,通过确定性运力释放无限算力,打造数字时代的核心生产力。

自动驾驶的大算力芯片前景广阔,国内厂商竞逐国产替代浪潮

随着行业发展迈入快车道,自动驾驶功能的搭载对象从高端车扩展到中低端车型成为不可逆转的大势。当功能不断完备,规模越发扩大时,被称为“自动驾驶大脑”的芯片不免受到更多关注。

从通用到智能:数字经济时代,国之重器的算力在挑战中重构

在新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中,数据作为新的生产要素参与价值创造和分配,信息技术成为驱动经济社会发展和变革的基础动力。在这种背景下,全球竞争格局重构趋势增强,算力竞争愈加白热化,并成为衡量一个国家数字经济发展水平,乃至在很大程度上实现经济社会数字化转型、适应新科技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指标。

精彩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