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肠杆菌微型机器人,如何向癌细胞下手?

标签:机器人
分享到:

近年来,随着微加工工艺、微传感器、微驱动器等技术能力的发展,微型机器人正在精准医疗领域发挥着日益重要的影响。微型机器人的体形很小,有的和蜻蜓或苍蝇一样大,有的甚至更小,小到人们看不见它们。

在生物医疗领域,将载有细胞的微凝胶结构排列、组装成特定的构型并培养成具有特定生物功能的组织结构,对于药物研发、生物传感以及类生命机器人研究等方面具有重要的意义。究其原因,机器人的操作更具稳定性,更小的体积也便于进入人体器官或血管中,微型机器人可以将药物输送到“病毒区”,手术的创伤也相对较小。

现在,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德国马克斯-普朗克智能系统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将机器人技术与生物学相结合,给大肠杆菌配备人工成分来构建生物混合微型机器人(biohybrid microrobot),而其开发的大肠杆菌“机器人”已经被证明可用于抗击癌症。

事实上,作为最常见的微生物物种之一,大肠杆菌可以在多种介质中快速地游动,此外它们还具备了较强的环境感知能力,可以被多种环境信号所吸引,如化学梯度、低氧水平或高酸性——后两者恰好是肿瘤组织附近的微环境特征。

因此,科学家们一直尝试将其用于肿瘤治疗,譬如在肿瘤组织附近注射细菌,随着细菌向肿瘤所在之处流动并生长,以此激活肿瘤微环境中的免疫反应来消灭肿瘤。基于此,科学家们一直在寻找进一步增强微生物对肿瘤杀伤能力的方法,他们尝试着为细菌增加额外的组分来帮助对抗癌症,但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而此次实验中,首先,研究人员在每个大肠杆菌上附着了几个纳米脂质体(nanoliposome,NLs)和磁性纳米颗粒(mNPs),在它们的外围,这些球形的载体包裹着吲哚菁绿(indocyanine green, ICG),当被近红外光照到时ICG就会融化。再往中间走,在水性核心内部,这些纳米脂质体包裹着水溶性化疗药物分子阿霉素(doxorubicin, DOX)。当被近红外光照到时ICG就会融化。mNPs在磁场的作用下能够助推细菌到达目的组织。

3D基质入侵实验证明,细菌微型机器人在密闭多孔的生物微环境中也能穿透和游动。一旦这些微型机器人积聚在所需的位点(肿瘤球状体),一个近红外激光器产生温度高达55摄氏度的射线,引发了纳米脂质体的融化过程,并释放出所含的药物。低pH值或酸性环境也会导致纳米脂质体裂开,因此药物会在肿瘤附近自动释放。也就是说,在外部的局部刺激条件下,细菌微型机器人能够实现按需给药

显然,微型机器人最大的优势就是可以进入人类无法到达的地方,去观察环境、监测风险、消杀癌细胞和病毒等,而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医疗领域都将会成为微型机器人重要应用场景。

继续阅读
马斯克的“另一张王牌”:机器人

“Model Y 可能是今年带给特斯拉收入最多的车型,预期明年 Model Y 仍是最畅销车型……长期来看,擎天柱机器人将比汽车更有价值,将会彻底改变经济。”在8月4日举行的特斯拉股东大会上马斯克表示。

给特斯拉机器人的星辰大海泼盆冷水

在这场马斯克引起的概念盛宴中,不乏有人真的看中了人形机器人的星辰大海。自马斯克宣布特斯拉人形机器人Tesla Bot“Optimus(擎天柱)”原型机将于9月30日发布,加上机构们的推波助澜,市场这两个月很不安分。

谷歌发布机器人导航系统LM-Nav,无需用户注释可执行自然语言命令

在机器人领域中,最大的挑战之一就是如何让机器人实时听懂人类指令,并立即根据新指令、以及环境变化做出反应,实时进行新规划并完成人类要求的任务。

因为落子太快,7 岁小棋手被国际象棋机器人折断了手指

7 月 19 日,在莫斯科国际象棋公开赛会场,一名 7 岁男孩在与一台公开展览的下棋机器人对弈时,被机器人夹住并折断了手指。

美国宇航局开发“游泳机器人”,寻找其他行星生命迹象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继续追求在外太空寻找生命的使命,这一次它押注于在其他行星的海洋中寻找生命。美国航天局正在建造一群“手机大小的机器人”,它们可以在木星卫星欧罗巴或土星卫星土卫二数英里厚的冰壳下的水中掠过,寻找外星生命的迹象。这些微型机器人将被装在一个狭窄的融冰探测器内,该探测器将穿过冰冻的地壳并将它们释放到水下,远离它们的母船游来观察这些新世界。

精彩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