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无人机总师谈未来无人机战场应用

标签:无人机
分享到:

【环球时报赴珠海特派记者 马俊】编者的话:由于无人技术的高速发展以及近年几场局部冲突的经验教训,本届珠海航展上展出了各种类型、不同用途的无人机型号,也出现了形形色色的反无人机装备。正所谓“矛盾相克”,未来无人机到底该向哪个方向发展?如何适应未来战场的需求?《环球时报》记者采访了“彩虹”系列无人机总师石文。

如何结合任务需求合理使用无人机

在本届珠海航展上,既有高端的“攻击-11”“彩虹-7”“飞鸿-97A”“天鹰”等隐形无人机亮相,也有强调长续航能力的“翼龙-2/3”和“彩虹-4/5”等中空察打一体无人机,还有突出低成本打击特性的小型无人机和巡飞弹。到底哪种更适合未来战场需要呢?

石文表示,无人机相比有人驾驶飞机的本质优势在于减少人员损失风险、降低使用成本。因此,他认为,在大规模冲突爆发初期,各种先进无人机可以辅助有人驾驶飞机承担诸如忠诚僚机、防空压制等任务,但更能发挥无人机作战效能的场景,其实是冲突中后期,己方在有局部制空权的情况下利用无人机对战区展开长时间监视,识别敏感目标并进行打击,以及进行电磁对抗和电磁阻隔作战。从这个角度而言,并非所有无人机都必须追求隐形等先进特性,而是应该结合任务需求以更合理地使用无人机。

美国《防务新闻》此前曾评论称,传统军事观念认为,非隐形无人机在现代战争中生存力差,但俄乌冲突的经验教训让全球军事分析人士都在重新反思。俄乌冲突初期,即便是拥有相当先进的野战防空和区域防空能力的俄军,也没有能完全阻隔乌军利用并不先进的TB-2无人机展开打击。尽管俄乌冲突有其特殊性,但这也足以证明,在辽阔地域进行的大规模冲突中,非隐形无人机依然有很强的生存能力,而且随着战事的持续,双方的主战装备不断损失,防空能力都在持续下降,非隐形无人机的生存条件大为改善。

石文表示,在这样的背景下,传统非隐形无人机大有用武之地。他举例说,俄乌冲突当前已经演化为一场现代战争技术条件下的游击战,或者按照美国的说法叫“分布式战争”。乌军利用“海马斯”火箭炮以小单位规模四处游荡,根据北约提供的情报对俄军重要目标实施“打了就走”的战术。但如果俄军能合理利用中空长航时察打一体无人机,对距离前线几十公里的浅纵深地区进行持续监视,缺乏防空能力保护的“海马斯”发射车在居高临下的空中力量面前无所遁形,一旦暴露行踪就会遭到察打一体无人机发射的导弹攻击。

石文还强调说,现代战争中,交战双方首先争夺的是战场电磁控制权,通过软硬手段切断对手的通信联络和指挥链,从而使其分散的部队失去战场情报来源和统一指挥,“分布式战争”也就无从谈起。而利用“彩虹-6”等动力强劲、有效载荷大、留空时间长的大型无人机,装载大功率电磁干扰和压制设备就可以执行战场电子压制任务。“这类大型无人机能为大功率电磁压制设备提供足够的电力,可以影响上百公里范围内的对手通信”。而类似“彩虹-5”这样的长航时无人机还可以携带反辐射导弹或电子侦察设备,进一步压缩对手电子设备的使用空间。

巡飞弹应该怎么用

随着俄军对乌基础设施发射大量“天竺葵-2”自杀无人机,这类廉价无人机/巡飞弹也成为各国军事观察家关注的热门话题。

石文介绍说,巡飞弹比常规无人机和精确制导炸弹都更为便宜,而且种类众多,可以根据打击对象的差别选择不同的巡飞弹。它结合了无人机和制导炸弹的特性,既能够像无人机一样在任务空域长时间巡航并执行多种任务,也能像制导炸弹乃至导弹那样,迅速抵近并精确打击敌目标。它可以由现有大部分武器平台携带,装载-携行-发射过程简单,可以射后不管,也可以“人在回路”,采购及勤务成本极低。因此不但军事强国对巡飞弹越来越重视,同时还吸引着许多科研能力较为落后、空中力量较为薄弱的国家投入研发或寻求采购。

在石文看来,由于巡航导弹、弹道导弹等传统精确制导导弹的成本昂贵,即便是财大气粗的美国也难以承受,因此低成本的巡飞弹非常适用于中长期的消耗性作战。事实上,美国最初研制“弹簧刀”巡飞弹的目的之一,也是要降低对“捕食者”无人机挂载的“地狱火”导弹的消耗。巡飞弹既能够以无人机的采购维护成本,完美取代传统的前线对地攻击空中力量;也能够依托单一母平台,通过简单修改设计,达到改变作战效果、制导方式和携带单位的目的,大大提高了前线火力支援的效率,降低了打击高价值目标的难度。这一优势还体现在,巡飞弹本身雷达截面积小,经过简单的隐形设计,再由渗透单位携带,可以轻松获得比普通弹药更强的突防能力,显著提高对手的防御难度。

在本届珠海航展上,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航天科工集团、航空工业集团等多家防务企业都推出了多类型、不同动力的巡飞弹。石文介绍说,目前彩虹公司也推出了系列化巡飞弹,采用大展弦比滑翔弹翼布局,具有射程远、突防能力强、滞空时间长等特点。为了适应复杂的现代战争,“彩虹”巡飞弹家族拥有25公斤、50公斤、85公斤、150公斤四种类型的巡飞弹,相应作战半径从80公里到300公里不等,最大航时从30分钟(25公斤级)到50分钟(150公斤级)不等,可携带8至40公斤不同类型的战斗部,基本满足对敌典型目标的全频谱打击需求。

例如由“彩虹-806”无人机改造而来的巡飞弹,它与伊朗“守卫者-136”巡飞弹一样,都采用飞翼布局,大幅提升了飞行经济性和隐身性,可以由相对小得多的平台完成预期战斗部搭载,且以小成本进行隐身性改装,显著降低了己方作战成本,提升了综合打击能力。石文介绍说,这种同时具备低成本和长航时特性的“超级巡飞弹”,相比美国“弹簧刀300”这类留空30分钟的电动巡飞弹或者留空1-2小时的高速巡飞弹有另类的优势——它可以长时间在目标区域附近徘徊,压制威慑时间长,既可以算是一次性的察打无人机,同时也可作为诱饵,还是心理博弈的利器。

石文还表示,巡飞弹还可以与其他无人机搭配使用,作为“低配版的忠诚僚机”,在敌防区外完成抵近侦察、区域封控、即时打击、远距引导及毁伤评估,大幅提高无人机生存力,成为远程打击效果“倍增器”。例如“彩虹”巡飞弹家族就可以与执行侦察监视任务的无人机进行结合,实现情报共享与数据链共通,拥有“A射B导”的分布式作战能力。此外,“彩虹-817”单兵无人机全重只有850克,“彩虹-4”或者“彩虹-5”无人机使用专用外挂弹舱,可以轻易携带上百架这种单兵无人机在靠近敌方目标时投放,能对敌方士兵、非装甲车辆等实施精确有效打击。

超廉价无人机有战场应用前景吗

俄乌冲突对无人机战场使用的另一个启发是,海量的廉价无人机/巡飞弹足以压倒对手的防空系统。由于防空系统能同时应对的无人机数量有限,无人机群可以以牺牲部分无人机的代价,换取突破对手的防御。而且由于拦截导弹本身的造价远远超过被拦截无人机,还会出现“越拦截越亏本”的尴尬处境。

廉价无人机的制造难度并不高,主要部件的销售也不受控制。根据美国媒体的报道,伊朗研制的“见证者-136”自杀无人机依靠小型摩托发动机驱动,配备了简单的卫星制导芯片,总成本只有几千美元,因此很容易大批量生产。

但廉价无人机的成本是否还可以进一步降低?还有没有其他的战场应用潜力?石文表示,海外的无人机实战经验提供了一条关于超廉价无人机的作战新思路。美国在反恐战争中大量使用“捕食者”“死神”等察打一体无人机对恐怖组织实施空中打击,惨痛的经验教训让后者对于出现在天上的任何无人机都高度警惕,“不管天上的无人机到底有没有攻击能力,只要它还在天上,恐怖分子就会尽量隐藏起来,避免暴露行踪引来打击。”

受此启发,石文设想是否可以发展一种空中诱骗型无人机,“直接以航模为基础进行研制,配备小型摩托车发动机、冲压成型的塑料外壳和简单的导航芯片,甚至连战斗部都可以取消,节省载荷重量以增加燃料携带量,成本可以低到几千元人民币。”

他建议,这种一次性的超廉价无人机和其他无人机一起出动,在突破对手拦截时充当无人机诱饵,提高无人机群的突防成功率;抵达目标上空后,它可以按照预先设置好的路线进行巡逻飞行。“虽然它并没有实际侦察和攻击能力,但对手发现头顶上有无人机长时间盘旋时,必然会心存忌讳,影响活动频率,这属于一种低成本的压制和威慑方法,可起到打击对手士气、迟滞对手出动效率的作用。”

继续阅读
复亚智能巡检无人机上岗,为湖南某物流园区安防 “添翼”

11月18日上午,湖南某烟草物流园区的保安利用巡检无人机开展园区常态化巡视工作。记者在安保指挥处的大屏幕上看到,随着无人机机库自动打开,无人机自动升空、飞行,带来了独特的高空视角,园区景象一览无余。

中国“翼龙-3”无人机,性能完胜美国MQ-9,俄罗斯不买是他的损失

我国在军用无人机领域的起步相较于美国、以色列等传统无人机强国要晚不少,但是却在短短二三十年的时间内迎头赶上,成为了世界上最重要的无人机强国之一,而在今年的珠海航展上,我国科研工程人员再度不负众望,为我们呈上了一众性能领先世界的先进无人机,在这之中,尤以翼龙家族的最新成员翼龙3无人机最为引人注目。

台当局展示一款反辐射无人机,它能逃过我们的反无人机体系吗?

就在今天,台湾媒体消息,台当局展示了一款反辐射无人机,其直线飞行距离可达1000公里以上。

亚马逊正开发下一代Prime Air送货无人机:下小雨也能飞

11 月 11 日消息,亚马逊正在开发一架更好的送货无人机,新的 MK30 无人机将于 2024 年投入使用,其设计更安静,续航更远,并能在高温和小雨下飞行。

“彩虹”无人机总师谈未来无人机战场应用

编者的话:由于无人技术的高速发展以及近年几场局部冲突的经验教训,本届珠海航展上展出了各种类型、不同用途的无人机型号,也出现了形形色色的反无人机装备。正所谓“矛盾相克”,未来无人机到底该向哪个方向发展?如何适应未来战场的需求?《环球时报》记者采访了“彩虹”系列无人机总师石文。

精彩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