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农场、电子耳标等数字“引擎”激活乡村振兴新动能

分享到:

进入12月,位于广西融安县长安镇大坡村的蚂蚁农业电商数字示范基地迎来金桔采摘旺季。“这些果树是第一次挂果,这两年我们通过数字化手段,收集了果树成长环境的大量数据,采取了针对性的植保方案。”基地负责人韦小东一边检查基地里的气象监测设备,一边笑着说,尽管今年遭遇旱情,但他的基地依然丰收。

今年31岁的韦小东是长安镇银洞村人,在广州工作多年。2020年开始,他在大坡村陆续租赁了300亩地,建起蚂蚁农业电商数字示范基地,通过智能农业设施,实现基地数字化管护。

“比如今年干旱,以往采用人工淋水的方式,常常忙不过来,且水量不好控制,容易造成浪费。”韦小东说,现在他们通过监测土壤湿度,通过App定时定量补水,效果、效率都得到大幅提升。“一部手机,一个人,就可以管理几百亩果树。”

数字农业离不开网络支撑。自治区通信管理局副局长谭国栋介绍,截至目前,广西19.3万个自然村的4G网络和光纤网络覆盖率分别超过99.7%和89.7%。“在广西2300多万互联网宽带用户中,农村用户占了将近一半。网络成为新农资,手机成了新农具,电商遍及广阔农村。”谭国栋说。

在来宾市金秀瑶族自治县三角乡小冲村党群服务中心,一块“数字乡村可视化”大屏幕上,农技服务、涉农政策等信息一应俱全。当地针对山区乡村治理薄弱环节,探索“一网通管”基层治理模式,提升了乡村治理智能化水平。

小冲村驻村第一书记吴岂镗介绍,以前村里缺乏网络,基层治理、政策宣传的手段比较单一,“现在网络进村了,村干部可以通过数字化手段开展远程宣传、村务管理、群众服务等事项。既方便了群众,又提高了办事效率。”

在百色市田东县林逢镇林驮村皇氏乳业示范区,1000多头奶牛安上了电子耳标,可根据奶牛每天的活动数据判断它的身体健康状况;在百色市田东县祥周镇中平村、百渡村的数字农场,工作人员通过手机轻轻一点,就能完成1000余亩香葱的灌溉、施肥;百色市田林县利周瑶族乡爱善村通过“慢直播”,让更多人实时看到当地阳光玫瑰葡萄的生长情况,并利用电商促进销售……越来越多的数字化应用在八桂大地诸多乡村生根发芽。

谭国栋介绍,近年来,广西加快乡村通信基础设施建设,提升乡村信息通信网络质量,加快推进农业信息化和数字乡村建设。“我们重点实施乡村网络覆盖、乡村网络信息助民、乡村网络提速降费惠民三大行动,支撑数字乡村建设,助力广西乡村振兴。”谭国栋说。

 

继续阅读
数字农场、电子耳标等数字“引擎”激活乡村振兴新动能

进入12月,位于广西融安县长安镇大坡村的蚂蚁农业电商数字示范基地迎来金桔采摘旺季。“这些果树是第一次挂果,这两年我们通过数字化手段,收集了果树成长环境的大量数据,采取了针对性的植保方案。”基地负责人韦小东一边检查基地里的气象监测设备,一边笑着说,尽管今年遭遇旱情,但他的基地依然丰收。

中科院微电子所在GaN基p沟道器件研究方面取得进展

近日,中科院微电子研究所高频高压中心刘新宇研究员团队与中国科学院苏州纳米所孙钱研究员团队合作,基于前期在高性能n沟道超薄势垒增强型HEMT(或n-FETs)研究中积累的研发基础,结合氮化物特有的极化能带调控引入AlN极化插入层

中科院微电子所与华为海思合作,在无外磁场写入的自旋轨道矩磁隧道结器件研究中取得进展

垂直自旋轨道矩磁隧道结器件(SOT-MTJ)是新一代磁随机存储技术的核心单元,它具有非易失、高速、低功耗、读写寿命长等特点,极有希望成为下一代非易失磁存储技术。但是垂直SOT-MTJ器件需要外磁场辅助才能实现定向写入。外磁场的引入会导致额外的功耗、面积消耗,并会导致串扰等问题。如何实现无外磁场下定向高速写入的SOT-MTJ纳米器件仍是一大挑战。

多途径开拓电子原型设计

新产品辅助开发工具可谓层见迭出,品类也愈加广泛。也正是得益于台式计算机硬件性能的不断升级、愈加丰富的云资源以及高级仿真工具,工程师们可以在虚拟域和物理域中利用原型设计对电子系统的性能进行高度精确的建模。

消费电子电源管理芯片需求减缓,车用需求持续强劲

2022上半年市况纷乱,不同功能芯片需求表现分歧,而电源管理芯片(PMIC)在全球电子装置与电力系统的发展下,总体需求仍相对良好,不过也因功能多样化,且广泛应用于消费电子、通讯、运算、工控、汽车等领域,下半年供需情况逐渐出现分化,又以车用的开关稳压器(Switch Regulator)、多通道电源管理芯片(Multi Channel PMIC)等需求最强劲。

精彩活动